巴赫的游乐场

冬天 我就上列宁格勒那边的芬兰湾去 您知道吗 那有全俄国最好看的霜

【靖苏】血浓于水(27,完结)

为什么现在还看到 中间哭哭笑笑了好几次 几近癫狂。。。啊。。。。

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

看了昨晚更新的妹子,直接从“咬了一口”往后看就可以了(咳咳


比今早的结局,又稍微改了一下最后一段。


正文完结了……感觉是个很圆满的结局吧(如果LOFTER不抽风就更好了233)


嗯总之,为了这个HE,(反科学的)大夫们,还有陛下,还有小金球(。)……大家都挺拼的,所以宗主一定要幸福啊233


---------------


……你是豁得出去我吧?梅长苏刚有点动容,就听到了棍子和鞭子,脸上顿时白也不是,红也不是。


萧景琰看他反应,也怔了一怔:...

倾余生(四十九)——终章

哭了。
最近总是熬夜背书,要么通宵写报告,手机都摸不动了,刚刚瘫在床上看到这个故事的结尾,从第一个字看到最后一个字,还是不舍。在大大笔下,好像这些故事都是真的,不然我脑海里怎么会有苏苏在山间灯下一笔一划地写信,相思连到巍巍帝阙的画面?看完之后却没有一点怅然,就连床头的光都暖了几分。
这是终章——一首曲子,经过低眉信手续续弹,经过幽咽泉流冰下难,经过铁骑突出刀鎗鸣,终于绕到最后的一个悠扬的音符,春暖花开。

他们仍然是彼此的少年。

总有刁民想害朕:

哎呀打上终章两个字心里好爽!


暂时预计还有两个番外,周一开始码~


******************************...

1 664

【靖苏】致命ID(九)

前文走tag哈 

说了不坑 咋就没人信呢 再私信轰炸我可就不更了!

好吧开玩笑 其实被各种催更也是很甜蜜的。不过最近刚搬到国外,事情好多,我会抓紧一切边角时间往下写的 么么哒大家


十九

充满风波的一天很快过去,第二天又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萧景琰跑步回来就看到霓凰已经起来在看早间新闻,经过一夜的休息,她的脸色明显好多了——还好没让萧景宣母子得逞,萧景琰颇欣慰地想,给她倒了杯白水。

“霓凰,喝点水吧。”他关怀地递过去,

“谢谢表哥,”霓凰犹豫了下,“不过,还有橙汁吗?”

萧景琰:“……”


给霓凰倒好橙汁,萧景...

22 96

【靖苏】眼见为实(中)

深夜的养居殿几乎悄无声息,外间重重宫灯尽数被侍从吹熄,只余厚重帷帐低垂的龙榻露出些微昏黄光线。而帐幕里头,只有一抹裹着素色中衣的清瘦身躯安静端坐着,发髻松松绾起,小腹已有不容忽视的变化。


大梁的皇后梅长苏正在翻阅一本泛黄的竹简,不时用手指轻轻圈点,如豆灯火倏忽跳动,映衬着他墨发雪肤的侧颜,使整个人带上一种特别的柔和与安静,丝毫不见往日号令千军的锐利气势。


萧景琰走近时,就见到这副情景,他默然不语地在梅长苏身旁站了一会,见他神色专注并未察觉,便开始不紧不慢地解开内袍衣带。榻上的人还在眯起眼睛分辨字迹,略一转头,忽见一挺拔的身影立在床边,赤裸雄躯因松开的衣带一览无余。


“……你!...

【靖苏】眼见为实(上)

午觉梦到一个很萌的梗 醒了就想把它写出来 然而写着写着就开始黄暴了……

带球 吃醋play⬅️警告警告 ABO 伪三角(?)

正文
大梁皇城,宫阙深深,夕阳的余晖还未收尽,东边一弯新月已悄然升起。是时人声寂然,鸟兽不语,唯有风声簌簌,不知停歇。

“啊……”

眼看棋局胜负已定,梅长苏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手里象牙的白子,暗自叹息。

“莫不是又输了吧……”

他面上依然装作云淡风轻、气定神闲之态,拿眼角瞥了对面年轻的帝王一眼。

对方等他落子的空当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兵书。

梅长苏一边注意他的动向,一边悄悄将罪恶之手伸向棋盘,偷偷拿掉一黑一白二子攥在手心,然后缩回来收入袖中,萧景琰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虽然非君子所为,但起...

增广贤文

子周:

早前下的殆知阁大叔的国学集,今天翻了增广贤文,押韵得太好玩了,简直就是古代版自挂东南枝,贴出来存档。



       增广贤文(古训)   佚名



  昔时贤文,诲汝谆谆,集韵增文,多见多闻。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


  知己知彼,将心比心。


  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相逢好似初相识,到老终无怨恨心。


  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


58

【靖苏】章台柳(完)

→小殊是深爱着琰琰的|景禹哥哥的林贵妃梗←

这真是一篇pwp相信我


全文走外链:长微博


(看了评论po主深深陷入反思:为什么开车文要矫情?为什么为了写肉要虐?为什么 为什么…po主错了,po主要洗心革面)

16 89

【靖苏】是狐亦非仙(五)

几十天没更的点梗文,。。表面耿直县官琰x千年狐妖纯情苏


上一话


十四


梅长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回到了一千年前,他还是刚刚生出灵识的小白狐狸的时候,他正小心翼翼地在琅琊山危机四伏的深山老林里穿行,提防着到处修为比他高、更比他凶恶百倍的精怪,突然前方露出一点火光,他生来惧怕火焰,下意识向后退,却听见“轰”地一声,仿佛地裂山崩,霎那间火红的岩浆顺着山势滚滚而下,把半边天映得通红,沿途皆燃起熊熊大火。梅长苏心里叫了一声妈呀,往回狂奔,然而岩浆速度何其骇人 ,不一会就将他逼上了一小块高坡,赤色的火舌包绕着白狐瘦小的身躯,梅长苏莫名生出了一股悲壮和感慨,自己的狐生居...

7 83

【靖苏】世说诳语之金妆宝剑(二)

*本系列单独成篇

上一话,这是一个狐媚惑主擅宠弄权的苏皇后(怎么可能呢)和正直忠勇的皇义子庭生的斗智斗勇 琰琰表示大梁欠他家长苏一个奥斯卡

金陵离江南不远,初到冬季还不至于滴水成冰,可在这正月未出的时节,无论是朱门深院还是小门小户,还是要老老实实紧闭窗户躲着寒风。大梁皇宫也没有例外,唯有一处竟温暖如春,那就是皇后执掌的长林宫。不但从早到晚烧着旺盛的地龙,装满上等金丝炭的火盆也紧着摆了好些,最重要的是殿后高处就是一处人工开辟的温泉,蒸腾的泉水自泉眼汩汩冒出,注满香池,而后贯入宫墙或分支几道流向殿中,将整个长林宫都包裹温热的泉水中,即驱散了所有可能残留的寒意,又可供洗浴之用。

如此极尽能工巧匠...

6 59

修片苦手练习

于四月初摄于广州,一个东西好吃到超乎想象的城市

5
 
1 / 4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