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靖苏】致命ID(九)

前文走tag哈 

说了不坑 咋就没人信呢 再私信轰炸我可就不更了!

好吧开玩笑 其实被各种催更也是很甜蜜的。不过最近刚搬到国外,事情好多,我会抓紧一切边角时间往下写的 么么哒大家



十九

充满风波的一天很快过去,第二天又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萧景琰跑步回来就看到霓凰已经起来在看早间新闻,经过一夜的休息,她的脸色明显好多了——还好没让萧景宣母子得逞,萧景琰颇欣慰地想,给她倒了杯白水。

“霓凰,喝点水吧。”他关怀地递过去,

“谢谢表哥,”霓凰犹豫了下,“不过,还有橙汁吗?”

萧景琰:“……”



给霓凰倒好橙汁,萧景琰也坐到沙发上,打算详细问问昨天发生了什么,不料她却先一步开口:

“昨天的事,还是要多谢你。”

“什么?”萧景琰露出讶异神色,“与我有什么关系?”

霓凰掩唇而笑:“景琰哥哥不必装啦,如果不是你安排人接我回来,还顺便打晕了越云,我怎么会这么顺利逃回来呢?没想到景琰哥哥看上去云淡风轻,还有心留了这么一手,这次多亏了你!”说完用拳头碰了碰他的肩膀。

萧景琰摇摇头:“我确实不知道是谁在后面帮你,但确实不是我——你需得好好感谢人家才是。”

“真的不是?”

“不是。”萧景琰坦率地说,他向来不是说谎的人,在亲近的人跟前更是直来直去。


穆霓凰看了他半响,忽然扑哧笑出来,萧景琰正想问她何意,就听霓凰一派了然地说:“果然,我还是猜对了。”

“猜对什么?”

霓凰带着点玩味的目光直视他,干脆地说:“景琰哥哥和苏先生,根本不是真的夫妻吧。”


被这么一问,萧景琰一下子绷起脸:“你提这个干什么?”





“这么说,这个梅长苏,摆明是想帮萧大校做事了?”秦般若披着浴袍,身姿袅娜,给餐桌旁看报纸的男人倒上精致调配的花茶。

萧景桓合上报纸,眸中精光闪动:“是啊,这次给越云母子的下马威,皆是出自他的设计。此人机谋善断,行事狠决,倒是很合我的胃口。”

“你确定吗?”秦般若轻抿朱唇,片刻后问道:“他毕竟是萧景琰的人,近水楼台,难道你那个幺弟就如此无动于衷?”

萧景桓讥讽地笑了笑:“我那个弟弟要是会解半点风情,就不会这么多年身边连个知心人都没有了——不过,找机会试梅长苏一试也是可以的。”萧景桓转着桌上茶杯,一脸势在必得的模样,“若真能将其揽入麾下,何愁斗不倒那个没用的萧景宣?”

“般若明白了。”她娇媚地靠在他身上:“那我先恭喜大校了。”


萧景桓把茶杯轻轻一扣,轻哼道:“反正萧景琰木头桩子一个,长苏跟着他也太委屈。”

秦般若眼珠一转,柔媚的声音带上几丝惊讶:“大校您难不是要——?”

“降住区区一个梅长苏又有多难?”萧景桓一把勾住秦般若的下巴,向她逼近几分,“我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秦般若虽然是beta,也感觉此刻萧景桓身上那侵略的气息压得她喘不过气,勉强抑制着心中的反感,她斟酌回道:“这也没什么不妥,只是要小心一些。我总觉得,那个梅长苏也没这么简单……”

“还是你最懂事。”萧景桓打断她,瞧见那白玉般的手腕空空荡荡,说道:“前两天得了一个稀罕的玉镯子,我看倒是很配你。回头我差人给你送过来。你觉得如何?”

秦般若嫣然一笑,不再言语。






二十


穆霓凰托着下巴,不无挑衅地说:“昨天救助我的人,明明是苏先生派来的,你对此却丝毫不知情,要说你们像自己演的那般恩爱无疑,谁信呢?”

萧景琰避开话里的锋芒,反问道:“那是梅长苏派去的人,你怎么知道?”


见萧景琰问的笃定,又是不得答复不罢休的样子,穆霓凰也不打算多瞒着他,干脆道出实情:

“几年前,我在越南边境执行任务时,遇到一队持有危险武器的恐怖分子,当时他们挟持着我们的十二个人质,青儿也在里面。”她回忆当时惊险的场景,仍然记忆犹新,“上级告诉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但人命关天,在我们决定冒着被处分的风险在境外进行未授权军事行动的时候,有个未知号码联系上我,说他有应对的策略。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但最后,靠着他给的方程式,我们成功破解了高危武器,解救出人质——我也是在那次行动中被授予紫星勋章的。”

“他们都说我临危不惧,是个战地英雄,但我清楚如果不是那通及时的电话,我们不可能如此顺利地全身而退。”

说到这里她看了萧景琰一眼,对方眉头紧皱,显然全不知情,她继续说:“回去后我立刻开始查那个号码的来源,打电话的人显然非常小心,只能追查出信号源是几千公里外的一个公岛的发射塔。我动用了所有资源才搜集出几年来所有征用过信号塔的人员名单,几个星期之后,一个江左集团名下的一个小企业浮出水面。偏偏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地方,被江左高层直接管辖着,而且没有任何产品或业务输出,很明显是个空头。”


“我就是在那时候注意梅长苏的。”


萧景琰听闻暗暗心惊,他一纸合约换来的丈夫是一个如此深不见底的角色,之前他掌握的信息与他的真面目相比竟只是冰山一角。能准确地把握住霓凰在何时何地需要什么样救助,又几乎滴水不漏地掩盖自己的所有痕迹——他究竟有什么目的?他费尽心思来到自己身边,又想做什么?


霓凰说完往事,立刻恢复了小女孩般的天真灵巧,无奈道:“偏偏苏先生手段太高,我查来查去也没探出他的底细,没想到今年一回家,他倒成了‘你的’人,”她狡黠一笑:“不过我也看得出来——景琰哥哥是真的喜欢上苏先生了吧。”


萧景琰还在思索,听到她猝不及防的一问,下意识矢口否认:“我才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上他?这个人总是忙着演戏,心里不知道在算计什么,还整天病怏怏的,我根本不可能会喜欢他!”


“真高兴听到你是这样评价我的。”


带着几分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空气仿佛在瞬间凝固,萧景琰艰难地转过头,梅长苏正穿着睡衣站在卧室门口,头发还乱糟糟的,显然是刚睡醒的样子。

“我……”萧景琰本能地感觉自己该说点什么,可嗓子像被一团沙子堵住了。梅长苏已经面无表情地走过他们,到厨房去了。


萧景琰尴尬地看向霓凰,就看到她一脸恨不得跳起来掐死他的表情,直冲他使眼色。


萧景琰连忙起身跟上他走进厨房,梅长苏正踮起脚够柜子顶的花生酱。

萧景琰帮他拿下来,颇局促地说:“长苏……苏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没有,我……谢谢你帮了霓凰。”

“嗯。”梅长苏淡淡回道,既没有要就势和他理论,也没有明显让步原谅他的意思。

萧景琰自知理亏,想再说点什么补救,没想到他一靠近,梅长苏突然捂起嘴剧烈地咳起来,他从口袋里摸出药瓶吞下一片,才稍稍平复下去。

萧景琰一向对他少于关心,现下没话找话地问:“你吃的是什么?”

“没什么。”

“给我看看吧,以后我也——”

“说了没什么!”梅长苏突然提高声音,又转头不看他,半是嘲讽半是凄凉加了句:“我整天病怏怏的,你还是离远些的好。”

萧景琰自然听不出他话里的复杂情绪,只是被这么一吼心里更加愧疚,他为了履行协议要事事费心,自己却一直对他有抱有偏见,不能交予全然的信任。


梅长苏转瞬恢复了如水面平静的面容,无波无澜地说:“我知道你不信我。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此时梅长苏能不能证明自己对萧景琰都不重要了,他很想亲口对梅长苏解释自己刚才是口不择言、胡说八道,但梅长苏已不再理会他的反应,那张精致冷淡的脸上亦寻不到一丝愤怒的痕迹。


萧景琰悻悻地走开,心中有些空荡荡的失落,那人总是苍白虚弱的脸色和不愿让自己知情的坚决态度重重地在他心上敲了一记。

难道他得的是什么大病?



他忽然想起了抽屉里空掉的那个药瓶,匆匆翻出来后,不加迟疑地给母亲打了电话。

“妈,您能帮我联系医院的实验室吗?我有个东西想检验一下……”


评论(22)
热度(98)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