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如梦(完)

靖苏目录


最近在追榜2 所以更新慢了 给大家送上一个短篇 是刀是糖 自由心证……

依旧OOC预警


如梦


大年初五,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金陵城。家家户户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街头巷尾炮竹声不绝,处处可见稚童奔跑欢呼,忙着打雪仗的身影。


言豫津一下软轿就急急地往穆王府里冲,连声叫着:“小王爷!小王爷!……哎呀你别拦我,我找你们王爷有急事!”


几个守门的亲兵一脸无奈:“言公子,我们王爷还没回府呢。“


刚要进门的言豫津收回脚:“什么?这个时辰还没回来?大过年的,他干什么去了?”


亲兵答道:“属下们也不知道,应该是去拜访其他大人了吧。这几日王爷都是早出晚归的,公子要不在前厅等着,喝杯热茶也好。”


言豫津大大叹了口气,自从六年前通过景睿认识了这位穆小王爷,两人就因为年纪相仿、性情相投成了好友,但是自从去年郡主嫁给东海统帅聂铎后,穆青就被陛下派回了云南镇守,只有宫里排年宴或者其他重大场合才会回金陵。言豫津现在虽然焦急万分,一刻都等不得,可也明白穆王府毕竟是一方之主,正值年关,这和京城宗亲百官的人情走动是免不了的。


言豫津只得依言踏入前厅,侍女立刻为他取下披风,掸下外衣上的雪渍,奉好热茶火盆,再依次躬身退出。言豫津坐在前厅捧着茶杯,见王爷虽然不在,下人们来往之间恪守礼节,王府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眼中不由露出对这位年轻藩王的敬佩之意。


不多时,穆青果然回到府中,没让人传唤便直接到了前厅门前,侍女一边帮他换衣服一边说:“回来半道上就听说言大公子来找我,我这可片刻没敢耽误,马不停蹄就来了。”


言豫津闻言嘿嘿一笑,起身道:“能让穆王爷在百忙之中来见我一面,愚兄在这有礼了。”


“哈哈哈行了,不跟你闹,”穆青换好衣服,一边理袖子一边向他走过来,“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替老侯爷来拜年的吗?”


言豫津向来是个藏不住话的,见他落座后也不兜圈子,直接问道:“苏兄回金陵了,这事你知道吗?”


“苏先生回来了?”穆青睁大眼睛,又惊又喜,“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知道的?你见着他了?”


“那倒没有。是我爹说,昨日苏兄去府上拜见他了。这苏兄也真是的,走了这么长时间,这好容易回来一趟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不够意思。”言豫津抱着双臂,一脸气鼓鼓的样子。


穆青噗哧笑了:“言大公子,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飞流似的?苏先生久不在京,肯定要先拜见长辈了,你以为他喜欢跟你玩啊?”


言豫津上上下下地打量他:“到底是当了王爷,说话不一样了啊,都教训起我来了。”他也不恼,换了个坐姿,“不过呢,明天陛下就要在宫中设宴,为他接风,我们准能见到人。”


听他这么一说,穆青脸上反倒浮上不自在的神色,支支吾吾道:“我……我明天还有事呢,就不进宫了。”


“你胡说什么呢?还能有什么是急事是比见苏兄还重要的?我告诉你啊,连景睿都从显州赶回来了,你可不许不来啊。”


穆青把手里的茶杯倒来倒去转了又转,一脸纠结,显然在跟自己天人交战。


言豫津不解:“到底怎么了?难道你和苏兄吵架了不成?”


“唉。”穆青叹口气,站起来向外走去:“你又不是不知道,苏先生当初在金陵那两年,虽说是为了相助陛下夺嫡,但也和我姐姐走的怪近的,就这事儿我没少牵线搭桥。虽说他六年前就离开金陵了,中间也就回来了几次,但自从前年我姐嫁给别人了之后,我就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没什么脸见他。”说罢抱起双臂,娃娃脸皱成了包子。


言豫津愣了一愣,仔细想想穆青的话不无道理。对于麒麟才子当年和霓凰群主传出的佳话他亦有所闻,却没听过当事人提起过,更不知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但他清楚的是,霓凰姐姐敢爱敢恨举重若轻,苏兄更是气度不凡的人物,于是大方安慰道:“苏兄怎么会因为这个怪你呢?虽然我不敢说对苏兄了解至深,可也知道,囿于儿女情长绝非他的格局。再说,若他和霓凰姐姐真的有情,陛下肯定会成全,是绝不会给霓凰姐姐另行赐婚的。”


穆青想了想,又一屁股坐下来:“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其实我也奇怪得很,聂将军是赤焰出身,这几年资历还不稳,刚刚做了东海统帅就请旨要娶我姐姐,陛下也能放心?”


“有你这么护短的弟弟,我看聂将军这个姐夫也不好当啊。”言豫津揣起袖子,长吁短叹。


“去你的!”穆青朝他使劲扔了一个橘子,两人笑成一团。



第二天,正如言豫津所说,在夕阳刚刚西沉的时候,内廷司已经按礼敬贤士的规制摆好了御赐宫宴,宴会规模不大,一切步骤又以轻简雅致为上,但来参加的宗亲贵胄却是一个不少。毕竟,这次接风宴算起来还是陛下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去迎接什么人,平时也就别国使臣和朝中大将才有这等待遇,群臣聚会的机会并不多。再加上这次宴请的主角梅长苏虽然只是一介江湖白衣,回金陵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但毕竟是一盟之主,又有从龙之功在手,谁也不敢轻视了去。故而这次宴会虽然摆的时候排场不大,到了最后反倒快赶上国宴了。贵人们坐了一排又一排,挤在一起甚是滑稽,言豫津拖着萧景睿和穆青来的时候,也只能在角落寻了个座位,和梅长苏的座次遥遥相望。


“这接风宴跟我想的,不大一样啊。”言豫津郁闷地说。回头一望,刚刚还在身边的两人已经被拖进人群中,被围着问东问西。他们一个是南楚王爷的头生子,一个是炙手可热的南境藩主,都不是轻易可以见到的人物,现在被逮到机会哪会轻易放过,两人顿时倍感头大,难以脱身,而言豫津却落得一身轻松,看他们的笑话。


这乱糟糟的局面在梁帝萧景琰露面后终于结束,大家立刻正襟危坐,都想知道皇帝究竟会说些什么。谁知宴席一开场,陛下只拿起酒杯对苏卿说了两句场面话,梅长苏也在下面例行公事般遥遥依礼谢恩,神色平静无波无澜,便再也没了下文。

不少臣子对视一眼,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只得了两句不轻不重的问候,看来这客卿苏哲也不怎么受陛下重视嘛。这场本来以梅长苏为主角的宴会很快便又恢复了觥筹交错、鼓乐齐鸣的热闹嘈杂,无人再像刚才那样对这位梅郎如此关注了。


但言豫津却是诧异万分,当年的靖王殿下待麒麟才子的好,也许别人不知道,他这个身处宗室中心的人物却是一清二楚的。在九安山上他对梅长苏无法掩饰的爱重和关切,绝非假意虚情,如今看两人客气疏远的样子,也只能感叹一句帝王薄情,鸟尽弓藏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正巧给了他们机会,可以和苏兄单独叙话。


就在他好不容易说动穆青,再拉上景睿,三人一齐站起身,正想朝他的位子走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梅长苏也悄无声息地离席了。

“苏兄…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难道是身体还没好全吗……?”萧景睿一脸的迷茫。

穆青也嘀咕道:“只能明天去苏宅看看了,早知道就早去见他了……”


言豫津心里自然也十分奇怪,一向为人周全、心细如发的梅宗主怎么会对陛下亲自设的宴如此不上心呢?就算他不喜欢这种吵吵闹闹的场合,也应该过来看看他们这些曾经的好朋友吧……

正在失落怅惘之时,他瞥到上首那个最高的位置,亦是空空荡荡,人说宾主尽欢,可这场席上,无论是宾是主,都好像极不耐烦一样。消失的两人是什么时候走的,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察觉。言豫津心里浮上一丝异样,他摇摇头,不愿再细想下去,又坐下招呼景睿穆青他们喝酒了。


宫宴如旧,丝竹不停,所以言豫津并不知道,梅长苏今夜并没有离开梁宫,而陛下,自然也没有。


圣诞快乐哈


求个评论?

2017-12-24
评论(30)
热度(131)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