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图摄于成都锦里。


烛影摇红·上元有怀

张抡【宋】


双阙中天,凤楼十二春寒浅。去年元夜奉宸游,曾侍瑶池宴。玉殿珠帘尽卷。拥群仙、蓬壶阆苑。五云深处,万烛光中,揭天丝管。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今宵谁念泣孤臣,回首长安远。可是尘缘未断。谩惆怅、华胥梦短。满怀幽恨,数点寒灯,几声归雁。


南宋盛产爱国诗人,张抡这首上元佳节的词上片写繁华故景辞采华美,下片写苦寒今日情调戚戚,抒写命运之悲、亡国之痛。与那欧阳修著名的《生查子》“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也有类似之处,后者语言清新朴素,风味隽永婉切,感情细腻真挚。在表达把握上更胜一筹,流传千古。所谓“境界有大小,而无以分优劣”。


上元节的诗词还有崔液的《上元夜》、苏轼的《蝶恋花》、周邦彦《解语花》、赵鼎《鹧鸪天》、李持正《明月逐人来》等等。当然写尽古代元宵良辰美景的的当属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别有深坊小巷,绣额珠帘,巧制新妆,竞夸华丽,春情荡飏,酒兴融恰,雅会幽欢,寸阴可惜,景色浩闹,不觉更阑。宝骑马骎骎,香轮辘辘,五陵年少,满路行歌,万户千门,笙簧未彻。”


幼时也爱过节,初一十五烟火赏灯热闹嘻玩,长大困于世俗之务,再无当时心境。虽不抱怨,终究还是有些遗憾。

其实就是懒吧



评论
热度(6)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