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靖苏】锦带佩吴钩(二)

这本来就是个pwp,拖了好几千字才进入正题

就想写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纵马游京城勾勾小手指打打小野战的美好岁月 打滚求小红心评论❤️

OOC

——


(一)


秋猎转眼即到,祁王率百官在城门处送驾,浩浩荡荡的天子圣驾启程前往九安山,山呼万岁不绝。萧景琰在皇子队列里比林帅他们领先许多,时不时便向后张望,寻找林殊的身影。他牵着缰绳,不知为什么眼皮一直跳,两日前听说林殊病倒起不来床,也不知道这舟车劳顿他能不能受得了。路上托列战英传了几次话也没问出个所以然,这路赶得甚是辛苦。


在猎宫刚收拾停当,便被梁帝叫去巡阅九安山四周,直到晚膳才回来。他解了盔甲便匆匆赶去正宫赴宴,这秋猎前的一晚是要依例设宴款待宗亲子弟,提前庆贺秋收的,比起其他皇族宴席要随和许多。他自排在首席,与梁帝、越贵妃同桌,林殊自然也在。他行礼后便兀自挤到小殊身边坐下,果然看见那人正没精打采的拿筷子一下下戳着米饭,菜肴一动没动。

“小殊,你怎么不吃啊?”顾不得腹中饥饿,萧景琰帮他夹了好几块在碗里。

“…吃不惯。”林殊嗫嚅。

“是病没好全?这几天确实劳累,好歹吃点吧。”

“我可没病。”

萧景琰全当他嘴硬,“好好好,你没病。林少帅,这猎宫不比京城,你再不吃饭怎么恢复体力?”

“我说了不吃!”林殊筷子撂在桌上‘啪’地一声。

“你今天怎么回事,吃火药了?”萧景琰山上山下忙了一天,看到林殊发小孩子脾气火气倒也上来了。

“哼!”林殊气得捣了萧景琰一拳,你再跟我装!演得可真好,本以为能等来几句解释,没想到那人却像没事人一般,当自己傻吗?

萧景琰也毫不示弱地掐了林殊一把,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打起来,都把场合这事忘了干净。


“这林殊和七皇子是怎么了?吃着吃着怎么还打架呀?”高湛瞥到小声惊呼。

“嗯?”梁帝抬起头,这才注意到掐架正酣的二人,面色立即不善起来,“把那俩给我分开!”

“是。”高湛领命后给几个小太监使了颜色,几人忙不迭上去分开两个祖宗。


才意识到犯错的两人都低下头,迎着梁帝苛责的目光。

“哎呦,林少帅和景琰感情可真好,这吃着家宴也能比划起拳脚来。真是两个小孩子。”越贵妃掩唇笑道。

“哼,还小?”萧选更加恼怒,“景琰,你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居然还如此胡闹!左右都是长辈还能打起来!”

“还有林殊!”萧选瞪眼,“我也懒得说你,回家让晋阳好好教教你。”

“陛下,您别生气了,他们毕竟年轻,再长大些收收性子兴许就好了。林殊,景琰,还不快给陛下谢罪?”

林殊竟没再犟嘴,磕头后说身体不适便离开了。猎宫宴席经过这场小闹剧又恢复了原先的热闹,只有萧景琰心里直犯嘀咕,今天的小殊怎么这么奇怪呢?


夜深人静,秋虫在草丛里凄凄叫着,林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睁开眼睛赫然一张大脸。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萧景琰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才来,刚想叫你。”

“吓了我一跳。”林殊跳下床,捣捣灯芯,点上一盏煤油灯,一缕青烟悠悠飘远,“你来找我干嘛?”

“给你个东西。”萧景琰递过一个锦盒,表面光洁雕工细致,一看就不是凡品。

“楠木的,你怎么有这种好东西,皇长兄给的?”林殊接过好奇地打量。

“不,是柳澄大人那日顺手送我的。”

“倒不知你和柳大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林殊斜眼一瞪,“不知道那柳小姐漂不漂亮?”

“柳千金?”萧景琰奇怪他提起柳小姐是何故,两个少年谈论一个没出阁的姑娘怪不好意思的,只移动目光尴尬道,“兴许漂亮吧。”

林殊差点冒火,他还害羞起来了?原来这头死牛提起心上人竟是这般神情,他是拿自己练习么?

“这里是什么?”

“打开看看。”萧景琰眼神放光。


里面趴着两只蟋蟀。准确说,是一对蟋蟀,正恬不知耻地做着那事。


“你耍我!”林殊气得嘴唇发抖,好啊萧景琰,本少帅今天就跟你恩断义绝!

他狠狠推了一把,““臭水牛,你给我滚!我才不想见到你!”

“不是,小殊。我也不知他们为何……不对,你听我说!”堪堪被推到门口,萧景琰才稳住身形,“我不是戏弄你,这是给你做药引的。”

“什么药引拿一对秋天的蛐蛐儿!你骗一次还不够,还想再来?”

“我何时骗过你!”萧景琰叫冤。

“你骗我说你喜欢我!”这一声喊的震天响,把萧景琰喊的都呆住了,林殊吼完竟然生出一丝委屈,虽不至于就哽咽落泪了,但气势却去了八分。

“我对小殊的心慕,早已明白告诉,既然说了喜欢你,一生便只会喜欢你一人。怎会骗你?”

“你明明要成亲了,喜欢我又是什么意思?”

“成什么亲?”萧景琰懵了,“和你?”

“不要胡搅蛮缠!陛下明明说你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宫里忙着帮你选妃呢!不是已经看上柳大人的孙女了吗?”

“柳小姐才多大?”萧景琰哭笑不得,“陛下不久前确实问过我要不要册立正妃,我说男儿应先有作为再成家,父皇也就没再提过。”

他回身关了门,坐下叹道,“原来你闹别扭是因为这个。可见我在小殊心里也是有些分量的。”言毕悄悄用眼角瞥林殊。

“你明明就知道。”林殊嘀咕。

“知道什么?”

“知道……知道我喜欢你!”林殊破罐破摔般说,若是到了这般地步还没认清自己的内心,还不负了七窍玲珑心的美名。

萧景琰吓得跳起来:“此话你当真?”

“君子一言,自然当真。”林殊耳尖通红,却昂首挺胸地虚张声势。

“今日才知小殊也是心慕我的。我萧某人能得到林少帅的倾心,余愿已足。”萧景琰揽住林殊肩膀,压下心中狂喜。

“萧什么某人……不怕人笑掉大牙。”林殊嘴硬,语气却沾了掩不住的飞扬。

“那对蟋蟀……是我在医书上看到,‘蟋蟀一对,本在一窠中者’可做药引,愈百病。专门到柳大人家的百草园寻得的。”萧景琰正色解释道。

林殊顿觉无语,“且不说这蟋蟀做药引是哪个犄角旮旯里的偏方,还要本在一窠中,难不成野虫也要守贞,不得改嫁续弦才有资格做药引?”

一时无法反驳,七皇子自觉摸不清这其中门道,想着改天要向母亲请教才好。


因为装病害的景琰白忙一番的林殊自觉心虚,岔开话题问道,“你怎么开府的第二天就不见人影,害我担心好几天。”

“忙了两日父皇就命我随兵部尚书检阅京城周边的警哨岗,必须立刻启程,来不及和你告别。”萧景琰老实回答,“只是前日你一直嫌弃泡茶的水不好,糟蹋了你的好茶叶。我听皇长兄说他京郊行宫有一处上好的甘洌山泉,我顺道为小殊背了好多来,故而迟来几天又听说你病了…”

“什么?……”这下轮到林殊词穷了,半晌才道,“明明是水牛最爱喝水!……”

“我这不是沾了小殊的光吗?”萧景琰心一横便把人揽进怀里,只见眼前人顾盼飞扬的神气,生机勃勃的活力,像只羁傲的小鹰又如难驯的烈马,他身体在寒冬腊月也滚烫不已,眼睛里的神采蕴藏无尽情意,只一眼萧景琰便觉心中涌起无限的柔情,对他的爱如磅礴江涛不可阻挡。

“明天,咱们一起打猎……”萧景琰顺势亲吻下去,林殊想说的话被堵在嘴里支支吾吾半天,分开后立刻大喘了一口气:

“带着佛牙!”

“好。”

两个大红脸对望半晌,都觉得对方害羞的样子着实有趣。


野外.avi


两人躺着喘了一会,萧景琰挂上一脸傻笑,还在品味着刚才的滋味,“下次我便知道小殊喜欢哪般……”林殊突然站起身,草草把衣服头冠穿戴起来,一言不发转头就走。

萧景琰愣神了,连忙追上去,“小殊,你怎么了?小殊,你慢些走!小殊!”

九安山北面的斜坡上,微风和煦,春意盎然。两个少年却一前一后疾步走着,仿佛故意破坏这美景的情致。


林殊越走越快,感觉身下那个羞于启齿的部位也疼得越厉害,刚经过一场情事,两腿不住发虚,身上又出了一层薄汗,衣服干了又湿。他不由得撑住膝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时萧景琰才赶上来。林殊甩开他,萧景琰继续追,如此幼稚的戏码反复了几次,林殊忍不住喝道:“叫你拿出去,你偏偏!……”萧景琰慌忙拉过他的手,“小殊,是我不好,我弄疼你了,我补偿,好不好。”如此柔声细语林殊也无法回呛,更没力气撒泼打滚,只得长叹一口气,拉着萧景琰回了营地。


评论(11)
热度(42)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