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致命ID

太子党x明星,半娱乐圈au

先婚后爱梗,ABO世界观(为了合理解释结婚及可能的生子)


大龄单身苦逼alpha萧景琰被萧家逼婚,连信息都没看就匆匆和一个演员结婚了

始终都低眉浅笑,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梅长苏就这样走进他的人生

他对他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


三俗 慎看 


萧景琰对每年回家这事可以说是深恶痛绝。

在部队忙了整整一年,两次冒着生命危险执行机要任务,年关将至又被军工项目和附带的一大堆保密条例拖到三十晚上,刚踏入家门,就被高管家叫进了书房。

萧老爷子正戴着老花镜看报纸,桌上的热茶袅袅冒着白汽。

萧选做了一辈子的政治家,年轻时戎马半生,老了还是一样精明。

“老七回来了?”萧选缓缓说,眼睛一直没离开报纸。

萧景琰面色刚毅,站的笔直,“嗯,刚回来。”

萧选端着茶抿一口:“这个时候才回来,现在部队就有那么忙?”

忙是真的,但萧景琰承认就算早回来也不会到家里住,没有答话。

“你啊,三十好几的人了,总是这个倔脾气。”萧选摘下老花镜,又喝了口茶,“今年还没有遇到中意的?”

“这种事要看缘分,岂是我能决定的?”

萧选重重地把茶杯摔在桌上,“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已经帮你约好了一门亲事,年后你去见见,正月一过完就把婚结了。”

萧景琰周围的低气压瞬间打破,他震惊地抬起头,“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这么随便。我不同意!”

“哼!眼看你也三十好几了,还是一个人。上次给你看的那些照片你一个都不满意。你让我怎么说你?”

“那些官小姐我不喜欢,她们也不会愿意嫁给我这种粗人。”

“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萧选叹了口气,“这次这个孩子不是世家门阀出身,我看相貌不错,性子也温和。虽然只是beta,但与你正好般配。”他用手势阻止了萧景琰的话,“你也不用再推辞,萧家的子弟结婚哪有自由恋爱的?景桓不也娶了我们给他找的太太,日子不是过的挺好的嘛。”

萧景琰还想再争辩,萧选却摆摆手,“去看看太奶奶吧,你应该也想她了。”

萧景琰心里一动,脚下生风地出了书房,如果说这个貌合神离的家庭里有什么是他舍不得的,就是慈祥善良的太奶奶了。年幼时他和小殊在太奶奶膝下有过无数欢乐,她的拥抱和话语总是那么充满温度,令人难以忘怀。所以尽管回家过年意味着他要被迫接受萧选年复一年的唠叨数落,忍受两个同父异母兄弟的嘲讽挤兑,在盘根错节的势力纠纷中做个最让人瞧不起的异类,他也会回来看望太奶奶。

只是没想到今年萧选会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杀了个他措手不及。

萧景琰是萧选的第七个孩子,是最小的也是唯一还单身的一个,被逼婚也不奇怪。虽然年纪最小他比其他哥哥吃的苦却多上几倍,自从成年分化成alpha后几乎都在部队里呆着,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萧家对他几乎到了不闻不问的地步,除了那件伤筋动骨的往事,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母亲,林静。

林静下乡当知青时结识了萧选,当时他已经结婚,但不知怎么两人闹出了风波,还有了孩子。以萧选当时的身份,如果有私生子必然会遭到严重处分。萧选无奈离婚娶了林静,生下萧景琰后不久两人也就分居了。萧选在仕途上没有其他障碍一直春风得意,加上父辈积攒的赫赫战功,很快便提拔到极高的位置,外人一般都尊称他“萧老爷子”。

萧景琰名头上罩着太子党的光环,又是位极优秀的alpha,却时刻笼罩在家庭的阴影下。证据就是他在部队这么多年下来,除了摔打的筋骨和一帮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连个晋升也没有得到过。好多人明面上对他还算客气,暗地里却避之不及,叹息这孩子的前途怕是无望,不如上赶着巴结他那两位左右逢源的兄弟,来得实在。


梅长苏是谁?世界上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可以告诉你。但你要是问苏哲是谁,只要随便打开哪个新闻网站,娱乐界面的信息便会铺天盖地。

去年一年同时被几个电影、电视大奖提名,出道两年就凭借出色的表现获得大众喜爱,被各大杂志纷纷预测为最具潜力的超级明星。苏哲本人的背景一片空白,丝毫不像其他拥有天生话题而不可一世的明星之子,他行事温和、低调,亚属性也没有向大众公开。

现在这位大明星“苏哲”,本名梅长苏,被请到了咖啡厅的一个包厢,暖茶在炉上烹,他在二楼百无聊赖的看景色,发现这个地方的精致出奇的不错。

“请我的人要是再不来,可不能怪我爽约啊。”

陪着他的列战英心里也奇怪萧景琰怎么会突然迟到,他想帮忙解释两句却不知是开口叫他“苏先生”还是“梅先生”,还是未来的“嫂子”?不上不下的境况弄得他有些尴尬。

还好萧景琰很快赶到,脱下大衣,他镇定自若地坐到梅长苏对面,开门见山道:“我就是萧景琰。”

梅长苏没忙着开口,他拿起桌上的茶具,动作轻缓但熟练地给萧景琰倒了一杯刚煮好的茶。

萧景琰是第一次看到梅长苏的样子,略微感到惊讶。他本人比在照片上还要苍白瘦弱一些,而且……现在娱乐圈都这么流行朴素风了吗?怎么浑身上下没有夸张的搭配和个性十足的配饰,穿着衬衫长裤倒是显得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像个书香门第的公子哥。

萧景琰接了,喝一口,没尝出特别的味道。

梅长苏这才浅笑道:“我是梅长苏。”

萧景琰顿了顿,解释自己迟到是无心之失,并不是有意给他难堪。

拒绝了他递过来的第二杯茶,萧景琰说:“我想事先声明,我和你结婚完全是家里逼迫,对你并没有什么感情。我虽然家世显赫,但和一般的太子党不同,混了多年也没有任何根基。再者,我常年在外,怕是也没有什么时间陪你。如果你不满意这桩包办婚姻,或者你也是不知情的受害者,劝你早点收手,也免得我们俩受苦。”

说完了这么一通他甚感满意,往椅背一靠看着梅长苏的表情。

梅长苏似乎被他一长串宣言说愣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又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这样说,我就不明白了。你是不想和我结婚吗?”

“无意冒犯,但是,当然不想。”

梅长苏笑了一下,“我长的有这么难看吗?”

“这不是长相的问题……”

“既然你知道自己躲不掉这个婚姻,来策反我又有什么用?我走了,你家里会给你安排新的人选。难道你要每个都这么吓唬一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景琰对梅长苏的模糊态度感到奇怪。

“我只是想告诉你,要结婚的话你必须和我,也只能和我。”

萧景琰对这种淡然的无耻态度表达出十足的愤怒,他哗地站起身,“我最讨厌的就是汲汲营营、勾心斗角,本来我想就算你不敢悔约,我们走个形式,也能相敬如宾。你要是要更多的东西,我给不了你。”

“我不要你的东西”,梅长苏淡然地仰视他,“相反,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

萧景琰半信半疑。


下一篇

2017-02-15
评论(21)
热度(276)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