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致命ID(三)

太子党x明星,先婚后爱梗

有妹子建议加tag于是就加了个(和同名电影无关)!谢谢大家的鼓励~


ABO私设如下:

AO结合是永久的,ABO皆可感受他人的信息素,敏感程度不同。Omega被标记后信息素会改变,是特殊的身份标识不会变化。

可以手术消除或掩盖O的标记,不过会给O带来巨大痛苦,尤其是接触到前A的信息素会产生强烈的戒段反应。


三俗 OOC 慎看慎看



上一篇



相安无事地吃完晚饭,萧景琰带着梅长苏拜会了太奶奶。司机送他们回家的路上,梅长苏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的脑海里反复浮现着刚才太奶奶的模样和声音。

“快过来,到太奶奶这儿来。”

“小殊,你瘦了呀。”

“这是你最爱吃的,吃吧。”

“已经结婚了?好好好,有孩子吗?要抓紧呐!”

“长苏,长苏!你没事吧?”

“没事。”梅长苏回过神,两人已经到一套复式公寓的门前,萧景琰拿出两把崭新钥匙,递出一把给他。

“大概要委屈你跟我在这住一段时间。”


梅长苏把钥匙攥在手心,力度大到掌心被硌得生疼。看他苍白的手指都颤抖不止,萧景琰担心起来,“你真的没事吗?”


“老毛病了……咳咳!”他剧烈地咳嗽起来,整个人扶在墙面上,“真的无事…我就是……咳!”


“站都站不稳还说没事?”萧景琰把人抱进屋放在床上,倒了杯清水。他下意识释放出安抚性的信息素,梅长苏立刻挣开他。


“我现在好多了,不用你忙。”


“听说演员都很辛苦,你身体不好怎么受得了?”


“我这体虚的毛病偶尔会犯,也查不出原因,但是没有大碍。”躺了一会儿,梅长苏用气音说。


“既然没有大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萧景琰坐到床边。


“你问就是。”


“怎么以前没听你提起过,你还是江左财团的当家人?”他面色和缓而语气锋利,伴着一阵强烈的冷肃压抑的信息素弥散开来。


“我们不过认识了半个月,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向你提起。萧家实力雄厚,我这点小生意也不值一提。”梅长苏脸色带着病态的白,但一点没有惊慌失措之感。

“小生意?”以医药市场发家的江左财团近年来发展迅猛,已经是少有的可以遍布多地包揽饭店、酒吧、剧院各产业的龙头,只能说经营者眼光独到,极善管理,“那好,我被家里逼婚匆匆找上你。你的信息究竟是怎么被我父亲看到的?我以前相亲的那些人,都是副局级以上官员的儿女,没有一个是背景普通的。”


“可萧家还是选择了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我家里在政治的浑水里淌的太深,想慢慢抽身出来,改走经济。”


“不错。只要有契机可以铺垫这条路,他们一定会撮合我们。”


萧景琰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真的是故意的?你让人在档案里做了手脚?”


“你想知道细节?”


“不!”萧景琰打断,“只是,我本以为也许你的什么亲人与我父母是旧识……”


“但你却查到我父母双亡,孑然一身。”梅长苏说,“你想查清我的底细,这无可厚非,不用自责。”


萧景琰没理会他因为看破自己而露出的笑意:“可你为什么要找上我?你已经有大好的前途,有声望的事业……也有极佳的相貌。”


“大好前途?现在的世界,不管做什么都有一夕倾覆的可能。我一个人在大城市,毫无背景跟关系,傍上萧家这棵大树,不就踏实多了。”他抬眼看着对方,仿佛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


“这样的事情你也可以拿来交易吗?”萧景琰起身踱步,信息素随着他的愤怒而暴涨,“难道名利对你就这么重要,值得你牺牲一切?你这么云淡风轻的说这些话,真让我刮目相看。”攻击性的味道填满了屋子,但作为有教养的alpha,他立刻控制住自己。


“姻亲关系…咳,本来就是巩固势力的首要工具……咳咳……”梅长苏突然又咳起来,他努力压制,眉清目秀的脸白得像纸。


“我和你不是一路人,我不应强求。”萧景琰还记得他是个身体异于常人的beta,软下态度,“只希望你不要忘了,那天对我的保证。”


等萧景琰走出房间,梅长苏再也强撑不住,他迅速掏出外套口袋里的药瓶,摸出两粒吞了下去,才勉强压住体内那翻江倒海的痛苦感觉。稍缓了一会,无意识的虚空袭来,他倒在床上,浓重的困意包裹住他,令他无法关心萧景琰究竟去做了什么。



萧景琰半夜开着车满城飞驰去找药店,等他拎着一袋子药从十几公里外赶回来,看到梅长苏已经睡熟了。看上去神态安详,他迟疑了一会还是帮梅长苏换下衣服,但是自己却毫无睡意。


他到另一头阳台点了一支烟,只抽了两口就捻灭。这套公寓在中心地段,高楼下的城市依然是繁华的灯火。夜幕深沉,冷风扑面,萧景琰感到阵阵失落、怅然,还有熟悉的思念。他摘下无名指上折射着淡淡星光的戒指。


“小殊,我结婚了……”



在沙发上和衣而眠一晚,第二天萧景琰还是六点准时醒来。部队多年的艰苦生活令他养成铁打的作息规律,六点起床,晨跑,回家做早饭。


煎鸡蛋的时候顺手拧开收音机,女主持激动地报道:“昨晚本台记者拍到著名影星苏哲与当红小花旦宫羽在XX大酒店共进晚餐,两人姿态亲密,互动频繁,饭后一同驾车离开。被公认为娱乐圈最般配这对新人的关系是否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本台将继续追踪报道。接下来请收听'苏哲的疑似五位前任之地产大亨百里奇',我们先进一段广告……”


明明和自己寸步不离的梅长苏出现在城市的另一端跟女明星闹绯闻,他的手段不是假的。不过,和自己结婚这件事只怕对他更不利,梅长苏才会积极地帮自己隐瞒。


时针指向八,萧景琰正考虑要不要去叫醒他,卧室便传来急促的手机铃声,萧景琰下意识走去,只见被窝里伸出一只白皙的手在外摸索,终于把震个不停的玩意抓在手里接通,被子下一声闷闷的“喂?”


大概几秒后,梅长苏坐起来对手机那头大吼道:“蔺晨!我的事不用你管!!!——”,萧景琰被这声大吼吓退一步,同时看到梅长苏的手机沿一个优美的抛物线摔落在地。手机的主人迅速钻回了温暖的被子,只有黑色的发旋留在外面,继续清晨的好眠。

好大的起床气!萧景琰惊叹,还好自己没有冲动去叫他起床。

而蔺晨则在梅长苏粗暴的挂了他的电话后立即收起尴尬,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飞流煞有介事道:“看到没有?这是什么?这就是夫妻生活不和谐的结果,啧啧,这也要我来操心,你们呐……”


事后萧景琰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梅长苏立刻为自己的无礼道歉,“我当时……一时冲动,并不是常常如此。”脸颊还有了些微可疑的红晕。

萧景琰则笑道,“没关系,我以前有位好友,也有这么大的脾气。”我倒觉得有几分可爱,后面这句他当然没说出来。

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我有个表弟,叫萧景睿的……”

“景睿啊,怎么了?”

“听你的口气,像是认得?”

“算是故交了。他的好友言豫津不也是个演员吗?”

“他们不是……好友。”

“啊…我只是见他们天天黏在一处……”

“他还是萧景睿的omega。”

梅长苏似是一怔,“难怪啊,他们相处的时候如此自然。”

“听长辈说,是指腹为婚。”萧景琰像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自顾笑起来,“小豫津,从小就爱黏着他。”


“你刚刚说,景睿怎么了?”

“他最近想投资部电影,托我问你能不能介绍几位优秀的制片、导演给他。”

梅长苏觉得有些好笑,一是他这个表弟怎么突然改做了影视发行的生意,二是:“他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大概……”这下轮到萧景琰脸红了,“他觉得,问你的事,需要我先同意吧……”

梅长苏险些把嘴边的水喷出来。他用beta的身份结婚尚且如此,如果他omega的属性暴露,岂不是要被锁在家里不能出门?


“那你觉得行不行?”萧景琰硬着头皮问。

“既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行?你让他联系我就行了。”梅长苏应下。


少女姓童,出生在最边远普通的山村,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

十几岁独身来到大城市打工,在风云际会、车水马龙的大都市的狭缝中卑微生存,把挣来的带着污迹的钱小心存放在枕边的铁盒,希望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不再被人呼来唤去。

少女踌躇满志,虽然每天起早贪黑,可是眼神充满光彩,脸上一直挂着阳光的笑容。

她终于被人发现了,一个姓张的商人偶然看到了年轻漂亮的她,以帮她找工作为借口逼她签下一大堆看不懂的合约,最后各方打扮竟把她送上了陪酒席!好不容易燃起了一点希望的她害怕了,求张晋让她回家,而张晋冷笑着丢下白纸黑字,声称不想做下去就交违约金。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一笔钱,无路可退的她试着逃跑,却被张晋手下的打手抓起来毒打。

往后的日子便一直是暗无天日,再也没有希望可言。她陪的人身份越来越高,手段却越来越低俗下流,她每一天都觉得自己滑向无边无际的深渊,而生活却又逼得她无法停止、无法喘息。终于,在医院拿到检查单那一刻她崩溃了,她想逃走见哥哥最后一面。而得知她已经染上重病的张晋大怒,叫来一帮无赖将她毒打侮辱后在深夜弃尸郊外。

少女遍体鳞伤,气若游丝,早已发不出丝毫的声音。那帮流氓地痞以为她已经咽气便放心离去,但强烈的求胜欲望让她撑着最后一口气,携着自己的血、泪、失禁秽物和污泥,一寸一寸向公路上爬行,钻心的痛苦咬噬着她的神经,不知过去了多么漫长的时间,一阵明澈的光芒突然出现在她已经模糊的视线里,她想自己应该已经死了。回顾她二十多年的短暂人生,她心里涌起无边的悲凉和痛苦。


“你这是怎么了?”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柔和的年轻男子的声音,她觉得自己被人半抱起来,一只冰冷的手放到颈边,那声音又响起来,松了一口气似的,“还好,还有气”。她觉得自己被抱起来,抱他的人好像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肮脏似的,只是坚定的抱着她向前走去。


她想说这里是天堂吗,怎么会有人这样温柔的对她说话,又想到自己这样一个笑话又怎么会上得了天堂呢。紧接着少女便陷入昏迷,随之结束了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岁月。


下一篇

2017-02-20
评论(15)
热度(171)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