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致命ID(四)

太子党x明星,先婚后爱梗








上一篇




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写苏苏救童路妹妹的事情。林殊变成梅长苏之后失去的东西太多,但是也得到了很多,他接触的人和事都是以前不可能碰到的、社会最底层的一些人。江左盟除了收留赤焰战士基本就是由这些人组成的。长苏不是只有高高在上发号施令或是琅琊榜首唇舌如剑的一面,他和这些地位很低的人可以平视,会把他们的苦楚放在心上,尽力去帮他们。长苏真的是个极善极仁的孩纸啊。












萧景睿和翘着脚坐在他桌子上等了半天的言豫津一起出了办公室等下楼,电梯门一开迎头碰上几位年轻下属,都冲他打招呼::“萧总,下班啦”“萧总晚上好”。萧景睿也温和地一一笑着回应。




马上他们又换上嬉皮笑脸:“言嫂子,又来接老公下班啦?”接着说完就跑,言豫津在后面蹦着朝他们扔纸团:“叫我言哥哥!说了多少次了,没礼貌!”




“好了好了,你也大不了几岁。”萧景睿把他拉到电梯间里,“晚上要去见苏哲先生呢,在他面前记得不要这么鲁莽。”话是这么说,却没有一点苛责。




言豫津本来叉着腰在生气,被提醒了之后高兴起来,眼神闪闪发光:“我在电视上见过好多回了,这次这能见到真人啊?”




“我还能骗你吗?苏哲先生特地约了几个导演和制片,听说还有恐怖片新锐温导演呢。他看人一向很准,结交的也一定是业界顶尖的人物。”




言豫津佩服不已地点点头,“我现在都不相信苏哲居然和景琰表哥结婚了,也不知怎么把那样的人物骗到手的,下次见面得好好问问。”




萧景睿好气又好笑:“你问这干什么?你还要偷师回来去追别人啊?”




“哼,那当然。”言豫津不假思索地说,惹得萧景睿一个爆栗上来,“你呀,就是不听话。”




言豫津捂着脑门惨叫:“我不就说说而已嘛!你下手这么狠干嘛?”说着就要作势踢他,不巧电梯门开了,进来几个面色严肃提着公文包的大叔,言豫津只得作罢。萧景睿瞥见他气哼哼无处发作的样子,忍不住转过头偷笑。








萧景睿的母亲是萧选的幼妹,父亲是威望极高的军委司令,是名副其实的太子党。本人也很是争气,留学多年后回国创办了自己的广告公司,成立时间不长就合作了数个一线品牌,作品也颇具风格,风评极佳,这与他本人温和无争、任真随性的性子是分不开的。除了工作上业绩可观,他还早早和发小结婚成家,躲开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虽然暂时还没有孩子,可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别人家孩子”了,搞得他们这个圈的官太太们教育孩子张口就是“你看看人家景睿啊……”。而他的伴侣言豫津也是一朵奇葩,母亲难产去世,父亲处在半隐退状态,常常闭关研读道家经典,对他采取半放养式教育,从小又活泼好动,在军区大院里带着一帮小孩打打杀杀,除了林殊哥哥天不怕地不怕。结果书也读的磕磕绊绊,还好景睿一直拎着他勉强读完了高中,突然又励志做演员,当个艺术家,瞒着所有人考了电影学院,萧景睿一点也没生气,放弃了已经录上的名校到豫津的城市读了个普通的本科。他一直不喜欢靠家里的关系,身边的同学和他相处数年也不知道他的背景,言豫津到国外上戏剧学院的时候他也跟着申请当地的学校,亏得他多年如一日的坚守才最终和所爱之人走到一起,这些曲折和牺牲,外人都是不知道的。








这次会谈结束后几人握手作别,先送走了几位投资人又和温导演说了些合作愉快之类的话,萧景睿心里一块石头落地,轻松不少。他第一次试水影视领域,里面的条条框框都是苏哲倾囊相授,丝毫没有骄矜拿乔。虽然是相识已久的朋友,萧景睿还是觉得非常感激。




“苏哲先生,这次多亏你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他说着便要躬身谢礼,被梅长苏一把拦住,“朋友间互相帮助是本分,将来我需要你的时候,我相信你也不会吝惜的。”




萧景睿郑重地说:“那是自然,有什么事,苏先生尽管说。”




“景睿,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一定有大出息。”梅长苏大不了他们几岁,但是言谈举止之间自有长者之风,萧景睿不好意思地低头移开视线。




“这就害羞了?哎呀呀,萧少爷也有不好意思的一天。真是难得一见。”言豫津在一旁夸张地感叹。




“豫津,你还笑我。你还得好好谢谢人家呢。”




“是是是。”言豫津转过身,认认真真地鞠躬拱手,“多谢,我的萧七嫂子~”




巧舌如梅长苏讪讪地说不出话。




萧景睿哭笑不得,言豫津继续兴致勃勃地说:“嫂子,让我们送你回家吧。我也挺想景琰表哥的,我还有话要问他呢。”




“不用了,我已经叫司机来接我了。”梅长苏招了招手,一辆兰博基尼立即停在路边。




萧景睿点点头正要告别,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你们不是住在西城吗?怎么好像要往东边开?”




梅长苏一怔,他几天前就搬了回去,司机自然惯例向他住的地方开,停的时候也是这个方向。




“这条街不好调转方向,我们在外面绕一圈就好了。”他这么说,萧景睿和言豫津点点头和他告别。











几天后,梅长苏刚拍完一组广告封面,正在休息间里盯着手机看消息,助理艾米莉一阵风似的冲进来。




“我的阿苏啊,你是不是招惹到不该惹的人啦?”




“怎么啦?”梅长苏抬头,笑得有点勉强。




艾米莉一看他心虚的样子,顿感大祸临头,手抵着额头来回走动,念叨着“完了完了”,看得梅长苏莫名,“你看见什么了?”




“几个戴墨镜黑西装的特工男面色不善地往大楼里闯,刚才我听到他们问苏哲在哪一层呢!我给你掩护,你收拾东西快跑吧。”




梅长苏心下了然,拿了外衣:“小艾,那帮我把下午的安排取消吧。我还有事。”




他大步踏出,那几个保镖很快就发现了他,几人眼神一对冲上来, 几乎左右挟持着他出了大楼,直到一辆路虎旁边,拉开车门把他塞了进去。




萧景琰低头看着手机,看他“进来”,点点头算打招呼。




梅长苏揉着酸痛的胳膊,没好气地问:“什么事?”




“好歹是你的Alpha,没事不能来看你吗?”




梅长苏一愣,萧景琰说这样的话未免太过惊悚,他紧接着说道:“开个玩笑,是霓凰回来了。”显然心情很好。




梅长苏心里那点不快也被喜悦冲走,他很久没见过这个小妹妹了,“是霓凰啊……”




“你也认得?”




“不,只是随口一说。”梅长苏捂着肩膀,“刚才你的人来势汹汹,把我的助理吓坏了。”




“啊,”萧景琰歉意地笑笑,“我就是让他们上去请你……可能是有些误会。”




“可能你说‘请’的时候太凶巴巴了吧。”




“呵呵……”萧景琰干笑,他一向铁面冷脸自居,下属也沾染了他的气息。








手机突然响起,萧景琰看了一眼屏幕不耐烦关掉了。




“怎么了,有什么话不方便让你的beta听吗?”梅长苏故意问。




“不是……最近在北京呆的久,有几个家伙千方百计要请我吃饭、谈项目,我懒得理。”




“都是哪些人?”




萧景琰报出了几个部级干部的名字,梅长苏听了点点头:“这几个人都是工商界出身,无非是看你姓萧,所以才非要见你。汲汲营营,不理也好。”




萧景琰皱紧眉头,类似的对话最近常有,都是他偶然抱怨或者提起某件事的时候,梅长苏在一边状似无意发表几句自己的见解,却每次都直指重心,萧景琰心里越发觉得他深不可测,言语间又护自己护得紧,“贤内助”三个字突然跳入脑海,他吓得一个激灵。








穆霓凰刚从云南回来,正被大堆姑婆围在中间问东问西,倍感头大,萧景琰带着梅长苏刚一进来她就借口打招呼迎了上去。




“景琰哥哥!”




“好久不见,霓凰!都长这么高了。”




“胡说,这么大还长个呢?”她看到后面的梅长苏,“这位就是苏先生吗?”




梅长苏看着霓凰如今的样子,景琰没有说谎,她好像真的更高一点了。霓凰本就是十分少见的女性Alpha,如今一身军装更衬得身材窈窕,英姿勃发,比以前娇弱天真的小女孩成长太多,也不知吃了多少苦。




“我叫梅长苏。”他伸手相握,霓凰手上略微用力,笑道:“景琰哥哥当真好福气,如果我早点遇见先生就好了。”




这话说的三分霸气三分狎昵,萧景琰眉头一跳,偏巧后面又有人叫霓凰过去,几人也就没再说下去。








“霓凰今年刚升了少校军衔,前途光明,以后一定大有所为。争着和她结交的人十个里面倒有九个。”萧景琰转向凝视着霓凰背影的梅长苏,“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梅长苏瞥了他一眼,顿了一下用千回百转的语调说:“我这不是有你了么?”然后也不理他,走到聚会里找小蛋糕吃去了。




萧景琰苦笑着摇摇头,跟上他的步伐。








穆霓凰的“接风宴”名义是接风洗尘,作用是巩固各方关系,本质是逼婚。




萧选虽不是她的直接长辈,可威严最重,话语权最大,他打定主意要霓凰在北京找个好omega或者beta,越云和景宣景桓都跟着劝,当然两兄弟各怀心思,都想拉拢云南穆家这股力量,但她油盐不进,根本不想顺着两人,却对梅长苏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问了一些业余问题,都被他妙语解答。




萧选差点快忘了这事,想到两人已经结婚两个月张口就问:“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萧景琰正在喝水,一口呛住,梅长苏帮他顺顺气,才开口:“我们不是那么容易要孩子的。”Alpha和beta无法结合,能不能诞生后代很大程度要看运气。




萧选不由叹了口气,他儿子不少,但孙子系却开始凋零,到现在还只有一个孙子。看着已经有三十一岁才刚刚结婚的萧景琰,他突然想起林殊,一个那么健康聪慧的omega,只可惜……








萧景桓正打算找个时机把他的心腹之一廖庭杰推荐出来给霓凰,突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一大家子的人吵吵嚷嚷,他愣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喂?我在老爷子家,什么事?”




梅长苏闻言看了过来,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萧景桓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至极,“怎么搞的?……行了我知道了,电话里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马上就回去。”




他摔了手机,抬头看到萧选,“老爷子,那边出了点事,我要回去一趟。”




“怎么了?”




“何敬中的儿子出事了。”他面带戾色,“好像在夜店打死一个人。”








下一篇

2017-02-25
评论(13)
热度(129)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