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致命ID(五)

太子党x明星,琅琊山伯爵au

先婚后爱梗,ABOOC


半夜还在码字我是不是很勤快,小红心评论温暖我好不好!么么嗒


上一篇

“事成了吗?”

“我们跟了何文新好几天,他每天都泡在夜店俱乐部,昨天下了铒就咬钩了”

“文邱泽是被他打死的?”

“不是,手枪‘走火’。他当时打骂了一番本来快收手了,听到一句劝阻极怒攻心抬手就是一枪,没人反应过来。”

甄平停了下,继续汇报:“我们把整件事录下来发到网上了,也及时通知了记者,警察已经扣了人,这次恶性杀人案何文新肯定是躲不掉了。”

“有人受伤吗?”

“他试图逃跑的时候打了几个路人,不过都伤得不重。”

梅长苏在黑暗里闭了闭眼,“你们做的很好,继续造势,别让何家找到机会压下去。”

萧景桓接到那通电话在梅长苏的意料之中,他拍完广告就听说了这事,也料定何敬中靠自己的力量已经控制不住事态,一定会立即跑来找靠山。


萧景桓一回家看到等着的黑压压一行人就知事情不妙,沙发上的何敬中一把年纪老泪纵横,身边的太太更是要哭昏过去。

了解原委后他的脸色黑如锅底,耐着性子安慰了几句,何敬中止住哭声断断续续地说:“我也知道教子无方,这个儿子太不争气,母亲平时就溺爱他如命,如果他真的出了事,恐怕老母承受不住啊……”

“这也太缺乏管教了,公开场合做出这么狂悖的事情,这人也是能随便杀的吗?”

“可是,文邱泽也就是个厅长的亲戚……”

“厅长的亲戚?你说的轻松,不管是什么身份都是一条人命,多少双眼睛盯着。远的不说,去年李家那个强奸妓女案闹大了不是也没顶住判刑了吗?”

何敬中又忍不住要落泪:“我们何家就这一个独苗,我知道大校您手眼通天,在法院那边说得上话,还请您救救我们……”

萧景桓按着太阳穴:“本来老爷子不知道这事还能帮着瞒一瞒,这下可好,何大省长你一个电话打到我们家,现在想有什么动作都不行了。”说完他叹口气吩咐佣人,“把季教授请来商量对策吧。”


吃过晚饭穆霓凰要回酒店,被众人拦着不让走。萧景宣更是一串钥匙直接塞过来:“多玩一会,陪陪太奶奶和老爷子。回头我让司机直接送你到这套梧桐路的三居室,还在外面住什么酒店。”

穆霓凰笑着说:“二哥还真是出手阔绰,我一年的薪水在梧桐路只怕连地下室都买不起。”她把钥匙放回去,“这礼太大,我受不起。不如——我去景琰哥哥那里住吧。”

越云掩唇笑道:“霓凰和景琰不愧是从小玩大的,感情真好。但是他刚刚结婚,你去了不是打扰人家吗?”

“哦?是吗?”

“这个……”,萧景琰一时无语,他自然是乐意招待霓凰,但是她要是来家住的话就不得不和梅长苏演戏了。

“看看,说了不方便吧。你就听景宣的去那套三居室,来回也方便。”

“没想到景琰哥哥结了婚,连我这个妹妹都见不得,小时候不嫌烦,长大了反倒多余了。”

萧景琰悄悄看向梅长苏,他一反常态抿唇不语,连个提示也不给,于是咳嗽一声,“我们自然欢迎,晚上就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梅长苏闻言也附和一句,其实穆霓凰的心思他清楚。她一定是不相信萧景琰肯放下十二年前的惨案轻易和萧家和解,肯忘记昔日的林殊和梅长苏结婚,想打着借住的名义查个清楚。怕只怕霓凰心思通透,观察敏锐,跟她相处一久免不了被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能避则避吧。


“这房子可真不错,”穆霓凰一进门就四处打量,“这么干净,怎么像没人住似的?”

萧景琰大窘:“哪有,经常请人打扫而已。”

“是嘛 ,那你找的人可太不上心了,你看——”她在橱柜上随手一抹,一层薄尘。

“其实我和景琰这几天都太忙,没来得及回家,让你见笑了。”梅长苏亲昵地贴上萧景琰,为他脱下外套,“你就知道拼命,不爱惜身体。”修长的手指点了一下萧景琰的鼻尖。

萧景琰浑身僵硬,心想梅长苏不愧是专业的,入戏真快。

“苏先生工作也很忙吧,还要抽空照顾我这个不解风情的哥哥,真是辛苦了。”

“一家人哪有辛苦不辛苦。”他深情地看了一眼萧景琰,“景琰也不是不解风情——霓凰你先坐,我叫吉婶帮你煮碗汤圆。”

“苏先生知道我喜欢吃汤圆?”

“……原来你喜欢吃汤圆?太好了。”

“是啊,真巧。”

梅长苏心道好险,却见霓凰目光如炬地盯着自己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什么。”霓凰移开目光。


香甜软糯的汤圆很快煮好,萧景琰和霓凰刚才在聚会上都没心情动筷子,现下一人一碗吃着正香。

梅长苏推说节食不多吃,安静地坐在萧景琰身边给他剥橘子,衬衫袖口折到手肘,露出白皙匀称的前臂,剥一瓣喂一瓣。

萧景琰虽然知道这是演戏,可是看到葱白纤长的手指一点点把白色的筋络挑得干干净净,再送到嘴边。这份细腻和温柔除了母亲,他还没从任何人身上体会过。一个走神勺子里的汤圆掉出来,砸到了手背,烫得他一个激灵。

梅长苏吓了一跳,拉过他的手左瞧右瞧,萧景琰怕他做出吹伤口之类的亲密举动,赶紧把手抽回来。梅长苏起身拿了一个冰袋为他敷上:“这么大个人了,吃汤圆也会烫到吗?”他动作轻巧,语调更是轻柔,萧景琰手被他拉着,一抬头只见那双星辰般的眼睛正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眼角微微上翘,浓密的睫毛像两排小刷子,随着眨动上下扑扇,一下下跟扫在自己心上一样……

“咳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吃完的穆霓凰看不下去了。

萧景琰心里一惊,立即转头。他自觉早就过了毛头小子血气方刚的年纪,多年的军旅生涯应该把心磨得又冷又硬才对,怎么会对梅长苏……生出别样的情愫?自己的心跳不是都随着林殊的那场车祸烟消云散了吗?再看梅长苏现在低眉浅笑,温润无害的模样,又哪里和林殊有半分相似?

萧景琰在心底叹了口气,说不清是为谁。


梅长苏第二天一早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客厅的电视开着,萧景琰和穆霓凰正目不转睛地看,前者看得眉头紧锁,后者则是看好戏的表情。

他不动声色地走到萧景琰身边坐下,果然电视上正播着昨天何文新的“夜店枪杀案”。

根据在场网友曝出的视频,何文新和一个阔少撕打成一团,夜店老板和几个小姐吓得花容失色不住劝着,有人哭有人喊,场面乱成一团。突然就是一声枪响,连画面都跟着一抖。本来喧闹的夜店里一瞬间死一样的寂静,紧接着就是一声尖叫:“死人啦!何大少打死人了!”何文新看到邱泽脑袋上一个血窟窿躺地上一动不动了,扔了枪立刻就要跑,被夜店老板死死拽住,围观的也有些反应过来,纷纷拦住凶手,还有人大喊快报警,记者和警察几乎是同时赶到的,正好拍到何文新大声嚷嚷着“你们敢铐我!知道我爸是谁吗?就等着死吧”的狂妄言论。

这件事已经成了头条新闻,电视广播报纸都抢着登,网上更是不管不顾地吵翻了天,#众筹暴打夜店凶手#的话题分分钟上了热搜,穆霓凰看了眼微博,嘲弄说:“蠢成这样也是少见,这下萧景桓要头疼了,压是压不下去了。”

“这个何敬中自己就不是个好东西,教出来的儿子居然这么无法无天,真是其父其子,令人作呕。”

“上头有人罩着,无论警察还是法院都不好直接动他,媒体封口网络删贴,过两天热度过了说不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把人偷着放了——他们做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你那两个哥哥好本事。”

“铁证如山,他们还能颠倒黑白?”

“物证可以伪造,人证可以找,再找几个水军说视频是无良媒体为了炒热度造假。”穆霓凰头也不抬,看着手机。

萧景琰觉得愤怒又无力,他深知萧景宣萧景桓利用萧家的地位和自己培植的势力做了不少恶事,可没想到已经到了罔顾法理、草菅人命的地步。

听着两人的讨论,梅长苏端着咖啡杯在鼻前并不着急喝,他在等一个人。

很快手机屏幕闪动了几下,一条信息浮窗:“我们打算这么安排:……,是否妥当,还请告知。”

来信人是两个字:毒蛇。


一丝阴冷的笑爬上梅长苏的嘴角。


下一篇

2017-02-27
评论(20)
热度(138)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