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靖苏】是狐亦非仙(三)

点梗文 地方官青天老爷萧景琰x九尾狐梅长苏

梅长苏变成狐狸没有那么聪明,萧景琰变成县官没有那么耿直

欢脱喜剧风 一向的OOC


车(居然)还在进站,因为我花两章解释“主角为什么中了不啪啪啪就会死的毒”。。。今天会把车写完的顺带鸽主会上线。虽然写的慢但是小红心就是我码字的动力!❤️


上一话


梅长苏本想找块空地坐下,左看右看都很嫌弃,只好捏了个决“坐”在半空:“大婶,不要激动,我们来谈谈。”

“你想谈什么?不会是恋爱吧?”狐妖警惕地看着他。

尴尬的沉默后,梅长苏清清嗓子:“你要是换个造型……我也不会感兴趣。”

狐妖眉毛一挑眼珠一转:“梅长苏,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刚才那个小县官。”

“胡言乱语。”

“哼,”狐妖冷笑一声:“凡夫俗子都是无情无义的,他只是个人类,早晚要娶妻生子,他娶的人永远不会是你。你还是早点看开为妙。”


梅长苏脸上飘过一丝难言的情绪:“……咱们能先聊正事吗?”

“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狐妖坐下吹了吹刚才被萧景琰点燃、现在快要熄灭的火堆,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野山鸡烤了起来。

“为什么?”

“我是狐妖哎,不吸点人类的精气我怎么修炼,不修炼怎么增长功力,不增长功力怎么在激烈的竞争中早点位列仙班?纵观人界,琅琊山最适合我。”

“你吸食凡人精元,拆散别人家庭,干扰社会和谐,不觉得用此法修炼太损阴德了吗……”梅长苏循循善诱。

“你不懂,”狐妖摆摆手,“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自从白素贞得了观音点化被赐了仙丹仙剑,现在整个妖界都想着白日飞升,可是每年招收的仙界名额就这么多,再加上内定的搭关系的走后门的,留给我们这些没背景的妖精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今年又是“最难升仙季”,要是不努力,就被挤下去啦!”

“白素贞也没成仙啊。”

“你怎么知道她没成仙?你认识她啊?”狐妖给烤鸡翻了个面,不屑地说。


梅长苏叹了口气,“相信我,天帝不会容忍妖物出身的神仙的。”

“你怎么知道?”

梅长苏一怔,“我就是知道。”

“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走的。”她摇摇头,拿筷子戳戳金黄酥脆的烤鸡表面。

梅长苏长叹一口气:“你害人不浅,我既受百姓供奉,自不能容你。”说罢将玉笛横在唇边,一阵凡人听来极悠扬悦耳的笛音传出。


狐妖霎时捂住耳朵大叫:“能不能等我吃完再打!能不能!!!”



萧景琰在破庙外头不远处,被狂风吹的瑟瑟发抖,手里是枚不甚有光泽的铃铛——这正是梅长苏身上那枚平安种的另一头,只要他有危险铃铛就会立即响起来。

他捧着铃铛左看右看,那玩意仍旧像个哑铃依然没有丝毫要动的迹象。他稍稍松了口气,梅长苏的功力他是相信的,但那个狐妖最近吸了太多阳气要有什么歪招邪数他该怎么办。几年前梅长苏还耗费不少灵力帮沈大爷复活了一大片橘子林,当时萧景琰就站在他旁边,在青葱如盖的橘子林中间为他鼓掌:“苏先生能令枯木再逢春、老树长新芽,果然厉害!啪啪啪!”梅长苏谦虚地说哪里哪里,不用不用,继续夸不要停。

再往前他为王大娘修好被雷劈坏的房子、救治误食毒蘑菇上吐下泻的张家孙子、恐吓为富不仁的夏员外,只要琅琊百姓有什么大事小事他都会暗中出手相助,完全架空萧景琰这个名义上的大老爷。虽然根本不会露出真身,但和他一样就住在县衙里的萧景琰却完全掌握他的行踪,去哪都跟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作用就是看梅长苏施法然后露出五体投地的表情啪啪啪啪鼓掌叫好,一开始独来独往惯的梅长苏有点不耐烦,但发现有个懂事贴心嘴甜长得又帅的小弟跟着还不错,也就本着普渡众生的精神接受了。两人要经常趁着月黑风高出门做事,然后悄悄一起溜回来各回各房,有一次列战英半夜巡查回来正揉着眼睛要回去睡觉,却看到老爷和狐妖在门廊下偷偷摸摸地讲话,然后依依不舍你侬我侬地分开,他现在已经能非常平静的接受和一只狐妖住在同个屋檐下的事实却不太能接受那只狐妖成为夫人兼大嫂,于是他选择失明加失忆回屋倒头就睡。    


正在回忆这些事的萧景琰心里佩服与感动与酸涩交织,他今天来之前很少主动找他的梅长苏还叮嘱他说你查的这个案子不普通,我可以保护你。虽然当时他大手一挥英勇无比地说不用你玩你的吧我没问题,梅长苏神色复杂地盯了好久然后转头离开,但倒底还是不放心跟来了——不是说他有多珍视或者不相信萧景琰,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善良周全惯了。萧景琰觉得欣慰,又难过。

突然那铃铛疯狂地抖起来,刺耳的铃声刺痛了萧景琰的神经,他心知这次警告非同小可匆匆往破庙赶,到门口一看,梅长苏气定神闲地站着,那位狐妖倒在一旁口吐鲜血,似乎伤得不轻。

他还没搞清状况,梅长苏瞥见他狼狈赶来的身影,怕他再遇上什么险境,问:“怎么不在外面好好呆着?”

萧景琰楞楞地看着他:“你的手……”

梅长苏低头一瞧,手腕处有条细细的黑色伤痕,想必是刚才缠斗中伤到,那女妖修为不高奇怪的招数倒不少,梅长苏不喜欢赶尽杀绝也只制住了她身上七八处大穴,令她无法施法。他安慰道:“不碍事。我这边已经快要解决了。”


狐妖注意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萧景琰,勾起一丝阴冷的嘲笑,手里发了枚暗器直冲萧景琰而去。梅长苏没料到她身上居然藏有人类的暗器立刻挥袖去挡,狐妖趁他分神之时狠劈自己一掌,借助掌力用内息强行冲开七八处穴道,功力落回丹田的一瞬便被全被凝聚起来汇入右手,一束耀眼的红光直奔毫无防备的梅长苏命门而去!

她得意地看着自己破釜沉舟的一击,同是狐狸他清楚梅长苏的软肋,她算得极准,只要击中梅长苏就算不死也会打回原形——然而那红光还没有近梅长苏的身就立即毫无声息地萎了下去,她吃惊地睁大眼睛,来不及细想她就用尽全身功力准备再发一击,然而,她突然感到丹田空空荡荡,一丝妖力也无,这种感觉太过久远而陌生,刹那间恐慌铺天盖地地袭来,这不可能!就算是梅长苏修为再高也是狐妖,怎么可能在瞬息之间化解致命一掌又废掉自己所有的功力?那不是任何妖能做到的,除非……她立刻抬起头,梅长苏软软地倒在那个人怀里的画面映在她剧烈收缩的瞳孔里。


没有丝毫振奋,狐妖已经猜到了是谁断了她的生路,她忍不住向后缩,颤抖着声音问:“你是谁?”

“你刚才是打算杀了他吗?”萧景琰抱着怀里的梅长苏,神色和刚才叫她一起过来烤火那般温和。

她牙关发抖:“是,你到底是谁?”

“长苏对你没有杀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若不能成仙,一辈子做个狐狸有什么意思。”

“你这么想成仙,我就满足你。”萧景琰松开手,梅长苏稳稳地浮在半空,似是毫无心事地睡着了。


他信步走到狐妖面前,周身的气势让她只能跪下动弹不得,萧景琰抬手扶上她的额头,好像神父对待虔诚的信徒。

“我会送你到三界外的永无之地,你尽在那里可以做无休无止的神仙,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忍受永生不死的孤独和寂寞了。”


“……萧景琰,”她突然开口,“你可以杀我,但你也想害死梅长苏吗?”

他皱眉,收回施法的手:“你不要虚张声势。”

“那道黑色伤痕是我用内息留下的,现在我无法收回,内息已和他结为一体,他生我生,他死我死。你尽可以试。”说到这里她恶毒一笑,“为了扰乱他的内力,我还种了情丝绕,此药极耗损灵体,如果没有精气补充很快会虚耗而死。”


“当然,他是怎样都会死的。”狐妖露出一个决绝残忍的微笑,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下一话

评论(17)
热度(103)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