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今天好忙 没力气写影评 随便说两句

剧透啊剧透




唐川听到小警察随意说起“我昨天也见到一个人有这个信封”的时候,还不知道下一秒心底将掀起的惊涛骇浪,直到“石泓”这个名字伴随着久远的记忆袭来。

在石泓居所的门口,他转身等到十六年未见的旧人,远远地递出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他的心情我们难以揣测,毕竟大多观众还没从那段光影无比温暖、镜头格外暧昧的少年回忆杀中回味过来,影院似乎还回荡着重重蜜汁笑声,石泓呆立片刻带唐川踏入房门,左右几句简单寒暄,忽视了小龙女在崖底等待那么久的岁月如昨天才分离般问起“在家里吃还是出去吃?”

晚饭后唐川按约定给石泓出题,一本反证黎曼猜想交到石泓手里,他翻开第一页轻哼了句“还可以这样证么?”,随即展开演算,进入到自己深奥丰富数学世界的石泓丝毫不关注其他,同时唐川在右臂舒展靠在沙发上,用一如往昔的玩味眼神看着石泓的背影,这个特写长达五秒钟——足以让观众的遐想齐飞:是失而复得尚且克制的狂喜,是磨枪霍霍的猎人看猎物,还是潜藏心中数年的爱意如野草般疯长,毕竟那眼神露骨到好像他一秒就要一跃而起把石泓压在成堆的草稿纸上这样那样了

案情没有进展,小警察问:“你的朋友石泓,真的没有帮那对母子杀人吗”
“不会。”唐川自信地微笑,“他的价值观都是围绕数学建立的,除了数学,他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兴趣。”(就算是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对手的我,他在心里补充。)


可是石泓故意说的那句“你还是那么年轻”让他心有戚戚,他拿走手表,用毫无噪音、毫无干扰、没有杂峰、重现率高达1000%的高效液相色谱仪测出了和河边水分一模一样的石泓手表中的水雾。他彻夜未眠,突然宣布介入此案。他知道石泓脱不了干系,但他心有不甘,他一定要其中原因。

接下来唐川教授向观众展示了查案(撩汉)三部曲:在单位门口等人下班、约他去常吃的小吃店、然后拐他回家。

陪他爬山那段像一段悠扬的小提琴,不知当他下个冬天回到那里心里又会是什么想法。

剧情进展到石泓不得不用定向声波仪试图杀他、被当作变态跟踪狂抓,他心里已经没有丝毫的震惊和怨恨,有的只有悔恨、不解和惋惜。他在看守所声声掷地地道破石泓苦心掩盖的真相,在石泓离去那刻忍不住哭着问他,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到底为你做了什么,值得你牺牲一切。然而他不会知道了,他在看守所灯光阴暗的长廊中向前走,在女主跪在石泓前的痛哭声中向前走,没有表情,没有回头。

他们本该会再无干系,再不相见,一个面对刑场或牢狱,一个继续当得意潇洒的大学教授,命运戏剧性地在审判时的楼梯间安排了他们最后一次遇见,唐川手里那本“四色地图研究”是他们相识的契机,看到这本书的石泓仿佛变回了那个心里只有数学奥妙的天真少年,缓缓微笑地开口,这个问题难吗?

唐川看着电梯门合上,大步走出这座让他气闷的大楼,扑向刺眼的光明。戏剧就此落幕。


坦白讲,这部电影无论从什么角度都不能算佳作,尽管我们可以在细节上看到导演的用心。而kkw,发挥了略低于平均水准的演技,大概在70分。我尽力跳出原著中那个立体鲜明、极富个性的人物来看他,奈何他的角色不够丰满,不够令人印象深刻,只能凭借自我意淫来为他涂鸦,仅从电影看,他有情有义有脑子,得意但不自负,干练但不世俗,除了帅到掉渣的外表还有小小萌点,嗯 可以写文了。

评论(1)
热度(20)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