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武侠小说之一二

武林外传片头的歌词里有一句“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是金老自己拿十四部小说的第一个字凑成的对联,他说写第一部的时候不知道下一部会是什么,更加不会提前起好名字,所以这对联不工整也不完全押韵,但还是写了,可能还是被“冰比冰水冰”的乌龙事件给气的。许多香港甚至国外大作家都比较不齿大陆的盗版冒名等行为,因而对大陆颇有偏见,也可惜这里直到今天抄袭之作仍堂而皇之地拍电视电影。不过这句对联读起来当然还是非常好听的,我想了下这些字都是哪一部小说,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等,但是“白”怎么都想不起来(后来查到是白马啸西风),遂问阅武侠无数的基友,她回我说:白夜行。
作拉黑24小时处理。


武侠和琼瑶在我们父母那个年代是极其火的,想想有些羡慕。在宿舍熄了灯后,没有手机iPad王者荣耀的夜晚,男生趴在床上恩仇趁年华轻剑快马,女生躲在被窝里山无陵天地合烟雨濛濛,完全进入了另一个心驰神往的世界。武侠小说之所以流行,也就是可以让人沉醉于异彩纷呈的幻想世界,来逃避现实的苦闷。其实,中国的古典小说源远流长,从上古神话到各路传奇层出不穷,经由街语巷谈、代代相传,一直长盛不败,比如六朝就大兴神怪小说(代表作搜神记),明朝又涌现历史演义,都与当时的时代背景紧密相连,若要否认小说的影响力和历史意义是不现实的。


作为西方完全不曾出现过的题材,武侠的分量在近代举足轻重,不但家喻户晓、争相追读,更催生出大批出版商、书店老板和影视剧工作人员,侠风所至,人人皆熏。西方也有骑士、领主、魔法的故事,但比起单薄的西洋剑术马术,脱胎于中国正宗的武术和传统道家思想、乃至山川风景的武艺游侠的故事更内涵丰富、引人入胜。可惜的是,武侠小说这块柠檬从《昆仑奴》《聂隐娘》,再到《三侠五义》《蜀山仙侠传》经由鼎盛那会到现在,也榨不出更多汁了,新世纪以来再无横空出世的惊艳之作,而且不妥缺漏之处亦诸多,比如篡改地理、历史,瞎编武功等,作者都是该被批判懒于考察的。我认为如果真要写小说,那自然是要用工匠精神对待,起码不能犯令人啼笑皆非的错误。但同时,又要鼓励基于想象的创作,无论是套用炼气修仙之说,还是依剧情需要构建新的地理版图,只要能建立出完整优美的世界观,宣扬正义忠勇、锄强扶弱等,也不失为佳作。有人说没有积累只凭想象无法下笔,我深深不赞同,难道教父的作者也当过黑手党么?刘慈欣真的见过星际战争吗?只写作者见过的,是万万不可的。


韩非子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司马迁在《游侠列传》中开头就引用了此句(我没有读过,在其他书上看到) 后五个字可谓道破武侠在封建时代的本质。武侠不单只武,更偏向“侠义精神”,纵览侠客不但身怀绝技,更是一身正气、替天行道、除暴安良之辈,他们可以惩治贪官、劫富济贫、令善恶有报,老百姓从中得到深深的慰藉,也有教化人要向善的作用,好武侠甚至可以培养民族自信、国学传统。但是细细一想,这种快意恩仇其实带有浓厚的叛逆色彩,尽管其中不少包含忠君爱国的思想,但统治者绝不会容忍武艺超群的侠客存在于控制范围之外、想杀谁就杀谁,不然他们凭借本事作出破坏体制的事情(侠以武犯禁)即是威胁。这种封建压迫更滋生了对武侠的向往,西方没有这么长时间的高度中央集权,因而也不会有武侠小说出现。


难道西方没有“侠”吗,超级英雄都翻译成xx侠,看似很合适,都是能力不凡的人匡扶正义、保护弱小的故事,但他们有本质的不同。以蝙蝠侠为例,他从不杀人(黑归里他中年也开始激进,先不谈),为什么?因为这是他的底线,他不允许自己成为法律之外的刽子手,他坚守的正义是程序正义而非实质正义,这个“实质正义”也许换成“个人正义”更贴切,因为无论你是多厉害的英雄,你也不是眼观一切的上帝,你所有的判断都是从自身出发,所以看武侠小说时也在想,当主角杀掉哪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时,有没有真的考虑过他罪不致死的可能,或者他根本是被欺骗?有些情节讽刺了这点,多半是为了凸显人性,但是也折射了封建时代“程序正义”的缺乏,因为原本就存在凌驾在律法之上的个人,再强调用法律审判的程序正义就苍白无力、站不住脚了。而蝙蝠侠的坚守有人做过详细的分析,很动人,如果拥有超能力的人都依靠自己的道德标准来生杀予夺,那无疑是赋予了自己无限膨胀的权力,你觉得谁该死就杀掉谁,最后你又好得到哪去?不过中国武侠不太会面对这样的抉择,因为他们虽然凭个人意志好恶做事,但行为模式更偏于寄情山水的隐士,而不是守护者一类,正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只要是文学作品一定会对人的思想产生影响,何况武侠小说风靡各阶层,造就一个世纪。估计有家长会担心孩子看了受影响,学人打架斗殴,但我相信好的武侠小说还是渗透着正义、勇气、友情的故事,甚至囊括文化精髓和民族气节,起着积极的导向作用,毕竟老白都说盗亦有道。就看你学的是什么了,任何事物都是辩证的,要看你怎么教育和运用。这也是很重要的,据说几年前的抗日神剧是确有背景的,有些地区的人把武侠小说的情节当成真的,组成了仙侠团体要加入抗日,如义和拳一般。让人钦佩又感到悲壮。话说回来我很反感宫斗小说一类,核心似乎就是要教人耍心机、学着害人,做个好人就要倒霉,所以以青少年为主要受众的文学作品讽刺现实也好,折射人性也罢,一定要有正面积极的意义。我喜欢琅琊榜也是这个原因,无论情节如何跌宕,故事的内核是歌颂公正、平等、忠诚、勇气等等,不会有人觉得那句“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够掷地有声吧?


关于武侠小说胡扯了这些。如果有作者对我国的历史地理、人文习性感兴趣,推荐清代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它对我国版图内的每一处山川险要、风俗产物都有详尽记录,与现代区别不大,很有参考价值,是一本确确实实的《翔地记》。

评论(12)
热度(58)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