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靖苏】是狐亦非仙(五)

几十天没更的点梗文,。。表面耿直县官琰x千年狐妖纯情苏


上一话


十四


梅长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回到了一千年前,他还是刚刚生出灵识的小白狐狸的时候,他正小心翼翼地在琅琊山危机四伏的深山老林里穿行,提防着到处修为比他高、更比他凶恶百倍的精怪,突然前方露出一点火光,他生来惧怕火焰,下意识向后退,却听见“轰”地一声,仿佛地裂山崩,霎那间火红的岩浆顺着山势滚滚而下,把半边天映得通红,沿途皆燃起熊熊大火。梅长苏心里叫了一声妈呀,往回狂奔,然而岩浆速度何其骇人 ,不一会就将他逼上了一小块高坡,赤色的火舌包绕着白狐瘦小的身躯,梅长苏莫名生出了一股悲壮和感慨,自己的狐生居然刚刚开始就要完结了,烈焰很快烧上了他柔软的皮毛,灼热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在地上打滚,正当白狐剧痛不已地垂死挣扎时,清凉的雨水忽然挥洒下来,大火纷纷熄灭褪去。他被抱进一个温柔而舒服的怀抱,直觉告诉他这是陌生的气息却又如此熟悉可靠,一股股冰凉的精纯真气源源不断地灌注到他体内,梅长苏感到窒息和痛苦一点点散去,治愈的力量化成晃悠悠的泉水将他包裹的一丝不漏。


他缓缓睁开眼睛。



没有泉水,他正抱着什么东西躺在干燥舒服的床上,脑中一片茫然,下意识地往抱着的“东西”里拱了拱。想起梦里的大火,他想赶紧看看自己的身上有没有伤痕,手是不是还如白玉葱管,脸是不是依然没有一点瑕疵。这时惊喜的声音自头上传来:“苏兄,你终于醒了!”


“……!”梅长苏听到这声音,难以置信地向上看去,果然他紧紧抱着的东西是个大活人,准确说是和他纠缠不清的萧景琰本人。


他赶紧松开手,装模作样地咳了两下掩饰紧抱着人不放的羞愧,想坐起来下半身又毫无力气,一片酸痛。


萧景琰也一副刚醒的样子,连忙坐起身:“苏兄,你没事了吧?”


梅长苏点点头,他能感受到丹田处流转着充盈清新的灵气,修为甚至比以前还要高一层,但想到居然和萧景琰衣衫不整地躺在一起,他不自然地垂下眼眸,“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


萧景琰表情先是一片茫然,然后突然慌乱躲闪起来,最后他万分纠结地别开视线说:“苏兄,其实我们……唉,事到如今,我也不怪你,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梅长苏惊慌地看着他,他隐隐记得自己中了狐妖的暗算,难不成,他在一片混乱中迷迷糊糊地把萧景琰给这样那样了?


萧景琰叹口气接着解释:“你中了情丝绕,我本好心想为你治病,没想到你神智不清地扑到我身上,抱着我不放……也怪我意志不坚,没把持住对你做下这等事,现在只损失了一些精气,只要苏兄没事就好了。”


梅长苏大惊,他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态,难怪丹田灵气充沛缘是汲取了活人阳元,看来萧景琰所言不虚。他修行千年从未行过采阳补阴之法,一朝失足还拉了个一派正直的小县官下水,立刻羞愧难当。


萧景琰见他这副悔恨不已的模样,忙道:“其实在下仰慕苏兄已久,这次虽然是被你逼迫,我也是愿意的。”


梅长苏头都快低到膝盖间了,没有要回应他的意思,萧景琰急着说:“真的!如果苏兄不嫌弃我就以身相许了。”


沉默持续了一会,萧景琰坐了回去,若有若无地苦笑了一下:“也是,我一介草莽凡人,官阶又低,怎配得上苏兄这般霁月高风之人,我竟忘了你将来是要羽化登仙的。”


梅长苏还是默然不语,萧景琰面上维持着落寞的神情,心里却着急起来,这都不为所动,总不能让他哭出来吧,再这样下去他就要用神术催眠了。


“……我答应。”梅长苏声如蚊吶,低着头不肯看他。


“什么?”


“我说我愿意接受你以身相许。”梅长苏依然心绪难平,但很有气概地说,“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言毕他就要下床,没想到腰际空虚酥软的很,站都没站住,萧景琰眼疾手快的扶住他,梅长苏勉强站起来,心想自己勾引在先出丑在后,以后还能不能抬得起头做狐,闹成这样这件事可千万不能被损友蔺晨知道……


蔺晨幽灵一般地飘进屋。


他把药碗重重一搁,咬牙切齿:“醒了就吃药!别再惹不该惹的人。”


萧景琰道:“蔺兄,长苏刚刚恢复一点元气,你不要大呼小叫的。”


蔺晨这火本来是冲着萧景琰发的,他没料到七皇子脸皮厚到了这种地步,但又无法戳破,只好拿折扇指着萧景琰,冲他吹胡子瞪眼睛。


梅长苏以为是蔺晨不怎么认识萧景琰,误会了什么,解围道:“蔺晨,景琰这次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要为难他。”


蔺晨气的差点跳起来,巧舌如他也不知该说什么来回击这二人,最后他一打折扇,愤愤然道:“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呐!”大步流星、头也没回地走了。



十五


萧景琰陪梅长苏在山中修养了几日,待他恢复的差不多了才带他下山,列战英也把府中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一见他回府就说:“殿下可终于回来了,天——老爷传了好几次令,让您回去。”后半句在看到梅长苏的身影时生生改了口。


牵着狐仙美人的萧景琰正是春风得意,自在轻松,人间的日子可比孤苦伶仃的天界好上太多,那里只有天规束缚、争斗倾轧,哪有人间的烟火热闹,再说自己向来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头上几个哥哥斗得如火如荼,叫他回去不过是去做平衡他们的棋子,不如装作不知道多陪陪长苏。


梅长苏也不睡在梅花树下了,他正式住到萧景琰的县衙宅院里,不过说起来这里本来也是他的地盘,只不过从后院搬到了主卧。萧景琰叮嘱他里里外外都能乱跑,唯独最里面的一间小室不要过去。梅长苏本以为那里有什么符咒法器,一次趁夜里从窗户翻进去看了看,却也没发现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一把朱弓,几封书信和一个锦盒。他白天和萧景琰一起审案件写判词,晚上就变回白狐睡在他床上,日子过的顺遂极了,只是萧景琰偶尔会看着他的原形叹气,问为什么也只是摇头。


虽然两人相伴岁月静好,但琅琊城也不是无风无波的,这天县令萧景琰接到一个女子的鸣冤之案,她丈夫说她偷了邻居家的鸡要打死她,而她哭诉偷鸡的人一定是那个屠户戚猛,与她无关。萧景琰思索后判定女子说的是实话,给那位戚猛施了刑罚。


结案后战英匆匆过来书房找他,说他已查明,犯案的其实是那女子而非戚猛。萧景琰赞同点头,“我知道,她如此心虚,应当是她不假。”


列战英奇道:“那大人为何明知真相,还故意判错呢?”


“如果景琰判那女子为贼,她就要被丈夫打死,如果判是屠户,他最多不能在此地营生下去了,”梅长苏一边踏进书房一边解释,“一条人命和不能做生意比起来,还是人命重要些。”

萧景琰朗声笑道:“还是长苏了解我。”

列战英大概知道自己应该消失了,连忙告退。刚跨出门就被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捕快迎头撞上,见到他就喊:“不好了不好了!我要见萧大人!”

列战英皱眉斥道:“慌什么!有什么事慢慢说。”

“城,城隍庙快被人踏平了!”


评论(7)
热度(83)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