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致命ID(八)

太子党x明星,半娱乐圈au

先婚后爱梗,ABO世界观(为了合理解释结婚及可能的生子)

三俗 OOC


前文戳tag 这一篇我不会弃哒 谢谢大家




十六

“萧少爷!”就在梅长苏拂袖而去,留他一个人在原地愣神的空当,保姆上楼递给他一个药瓶。

“这是在苏先生的睡衣口袋里找到的,看不出是什么,我也没敢扔,您记得交给苏先生吧。”厨房还炖着汤,她说完就匆匆下去。

萧景琰端详手里白色的小瓶,上面一点标签和印字都没有,晃一下也没有声音,显然是空的。

“连吃个药都这么神神秘秘。”萧景琰不以为意地收起来,放进旁边的抽屉。





“司马雷,让咱们穆少校再尝尝紫椰糕,这可是五芳斋最正宗的。”越云在饭桌上热情地招呼。

司马雷红着脸,飞快地给霓凰夹了一块, 顺便偷偷瞥了她一眼又立刻低头。

霓凰推拒:“不用了,您一直给我夹菜,我怎么好意思。”

“哎呀,都是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嘛。咱们可得好好聊,还没听你说这两年云南变化大不大呢。”

穆霓凰干笑,越云东拉西扯,就是要强留自己陪司马雷吃完这顿饭,好像跟这个全程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omega多相处一会就能擦出火花似的。

她按部就班地问什么答什么,眼看饭快吃完了,便搁下筷子郑重问道:“越夫人,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越云这才收起客套的笑容,一脸认真道:“越姨也不瞒你,老爷子的意思是一定让你在北京把婚结了,现在追求你的人想必数也数不过来,可你也知道,你这样的的身份哪能只考虑喜不喜欢呢,合适才是最重要的。你我同乡同源,我这个侄子绝对是你的最佳选择。”

霓凰看了一眼司马雷,他强撑着挺起胸膛,脸颊通红。

越云继续说:“穆少校是聪明人,应该多替你们穆家做长远考虑,等到——等到景宣做到老爷子的位置,我们必不会亏待你。”

霓凰不是没猜到她打的什么算盘,只是讶于她如此直接,笑了一下说:“萧家位高权重,霓凰不敢高攀。将来不管是谁爬到老爷子的位子,我们穆家都不会忘记以往的交情。您这次的安排我心领了,只是婚姻是人生大事,我还是想遵从本心。”她顿了顿又说,“至于这位少爷,既然如此优秀,又何愁找不到心仪的alpha呢?”

越云闻言微露哀色,叹气道:“唉,虽然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可还是免不了想撮合你们这些年轻人……也罢,最后再陪越姨喝一杯吧,越姨以后不会再干涉你的终身大事了。”她喊道,“谦叔,把酒拿上来!”


一瓶尚未开封的上等白兰地和三个酒杯很快被送上来,佣人当着她的面开起,越云还亲手为他们三人倒酒。

“霓凰,你这些年也辛苦了。来,越姨最后敬你一杯!”她毫不迟疑地喝下杯中的白兰地,司马雷也赶紧喝光自己的。

穆霓凰杯子已到唇边,杯子的酒液里清澈纯净,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正常,但是,想起梅长苏早上那样严肃地反复叮咛自己——“入口的东西一定要当心,喝的尤其危险”。


不知为什么,她明明认识梅长苏不久,却对他有与生俱来的熟悉和信任感。


“越夫人,这幅画是哪位名家的?”她看着两人背后问,越云和司马雷下意识回头看,墙上挂着一幅精巧的仕女图。

“嗨,这是南北朝的人物画,据说画的是位贵妃呢。”越云回答,转头看到霓凰正在擦唇边的酒迹,杯子也空了,显然已经喝下混着“情丝绕”的酒了。

眼看计策得逞,她不慌不忙地说道:“越姨这里有些云南运来的甘橙,我去给你们拿。”

说罢她快步走出房间,掩上门从反面锁住,冷笑一声:“霓凰啊霓凰,你就等着做我的侄媳妇吧。”


越云带着掩不住的得意向外走,正打算和萧景宣那边通气,刚踏出两步后脑却被人击了一下,她两眼一黑,跌在地板上。





十七

市警察局的高升局长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倒大霉了。

他这个年纪不尴不尬,位置不高不低,没有愧对父母给自己的大名,也不奢求在庞大的干部体系中“更上一层楼”,只想安安稳稳混到退休回家抱孙子,可偏偏一个夜店杀人案,犯事的是萧五少的得力手下的亲儿子,扛着萧景桓和何敬中的威压硬着头皮把人关了几天,还没给移到法院,又发生萧景宣的铁哥们张晋在试映会的命案,惊怒交加的萧景宣一口咬定这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气得大骂当天的负责安保的都是饭桶,后来赶到的警察包括他这个局长在内都成了萧景宣摔桌子踢板凳发火的对象,还逼他们三天内把凶手交出来。

短短半个月,他就得罪了北京城最有权势的两个太子党,高局长仿佛已经看到职业生涯的末路在冲他大力挥手。

连法医都说张晋确实是心脏病发死的,连条线索都没有,上哪找凶手去!

高升把手里的文件夹一扔,瘫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喃喃道:“完了啊,完了……”


“高局长!高局长!”刑警小张突然慌里慌张地跑进来。

“干什么?干什么?”高升不耐烦地问,推开椅子弯腰捡起刚刚被吓掉的警帽。

“萧大校来找您,人就在外头呢!”

高升沉默了一会,拍拍警帽的灰:“……哪个萧大校?”

“萧家五少,萧景桓大校啊。”

“……”

高升心如死灰,把警帽方方正正地戴上,站起身拍拍小张的肩膀,长叹一声向外走去:

“该来的总是要来啊……”

小张在原地犯嘀咕:“局长,这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是要闹哪样……”






霓凰无语地看着司马雷就这么醉倒了。

她把软绵绵的omega扛到沙发上,喊了两声越夫人都无人回应,去推房间门却发现反锁住了。

霓凰这下确定事有蹊跷,她的视线落到餐桌,那瓶洋酒确实没有问题,但是自己用的那个酒杯……

她拿起来细看,发现底部有个可以搬动的机括,上面沾着白色的粉末,可以被轻而易举地混进酒液不被发现。作为Alpha特工被训练多年的她,一眼认出这是能够强行催动A进入发情期的违禁药“情丝绕”。

“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霓凰觉得一阵恶心和恶寒,还好自己瞒天过海将它倒掉。看着还在昏睡的司马雷,她很有上去扇他耳光的冲动。


“喂!你醒醒!”霓凰用力摇他,不多时司马雷睁开迷迷蒙蒙的眼睛,一瞧见霓凰怒气冲冲的脸庞立刻瑟缩了一下,支吾道:“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霓凰冷冷地说。

“你……你别过来,越姑姑救我!”

霓凰见他不住躲闪,不像撒谎的样子,这才明白司马雷居然并不知情。越云竟然连自己的侄子也算计了进去,实在行迹丑恶。

还是要赶紧离开这里,霓凰思索了一下,决定从窗子翻出去。


“穆少校!”她还没站稳,两个黑西装的陌生人拦在了身前。







“高局长,有些日子没见了。”萧景桓懒洋洋地坐在警局的沙发上。

“呵呵……萧大校客气了,小李,快来倒茶!”

“不用不用,”萧景桓摆摆手,“我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想见一个人。”

“这个……我……”高局长搓着手,“您是打算见……?”

“你们这,刚抓了个嫌疑人,叫史钧的吧。”萧景桓稍稍前倾,用问询的目光看着高局。

“确实,他是死者的秘书……”高升不知道为何萧景桓会对张晋命案感兴趣,还点名要见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其实就连抓他也单纯是为了排查,史钧本人并不在现场。

“不用担心,我就是想问他点事情。”萧景桓和颜悦色地说,“不会为难你的。”

“哪里哪里……”高升抹了把汗,“这样吧,我这就叫小张给大校把人提出来。”

萧景桓露出满意的笑容:“高局长是明白人。”。





十八

火,到处都是火。

浓烟滚滚,坚实的房屋如积木般轰然倒塌,焦黑变形的尸体盖着白布被抬出来。


“孩子,你不能进去啊!……”

“快回来!你会没命的!”

焦急和惊恐的回音。


对讲机嗡嗡作响:“这是谁家的小孩?……第三小队,快把人弄出来!”


这不可能,自己只是下去买个蜡烛,他只走开了一小会……


“孩子,这里刚刚发生爆炸,还很危险,快跟我们出去!”


这怎么可能……那是他的家啊,他离开之前还是欢声笑语,转眼却被大火烧得只剩下废墟。



烈火吞噬了一切,只留下味道,死亡和绝望的味道。凝固在空气里,久久没有散去。





“苏哲……”

“苏哲!”

梅长苏猛地睁开眼睛,惊魂未定地喘息,火焰的余影还在眼前摇晃。


“你做噩梦了?”萧景琰在床头看他。

梅长苏转向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了他半晌,好像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你流了很多汗。”萧景琰尴尬地补充。

“……”梅长苏这才回神,迅速移开视线说:“我没事。”

他撑起身子,抬头问:“出什么事了吗?”

“是霓凰。”

“什么?”

“越云陷害她……霓凰已经去找老爷子告状了。”

“啊……她一定受了惊吓,我们快去接她。”说着他就要起来,萧景琰没有伸手扶他,也没有动身。


他目光如炬地打量着梅长苏,“你怎么知道她受了惊吓?”




保姆刚为梅长苏和萧景琰开门,就听到书房远远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萧选怒气冲冲的骂声:

“胡闹!真是胡闹!”

两人对视一眼,到书房一看,里面除了老爷子和几位老下属,还有萧景琰那两个异母哥哥,穆霓凰冷眼站在一旁,高管家还在不停劝着萧选别发火。


萧景宣分辩道:“老爷子我冤枉啊,霓凰的事,我确实不清楚。”

“哼,你和越云最近拉着我东奔西走,今天设计了这么大一出你却一点不知情,谁信呢?”霓凰毫不留情地嘲讽。

“没有证据,你不能血口喷人啊。”

“你要是想要证据,咱们就查个彻底,到时候看谁不好收场。”

“哎,你怎么跟兄长说话呢?……”


“都给我住口!”萧选怒吼一声打断他们。

霓凰犹自愤慨,别过脸不说话。萧选阴沉的目光转了半响,忽然用力把一大摞报纸和文件扔在萧景宣身上。

“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东西?!”


他这句话出口如雷霆一般,连萧景琰都被吓了一跳,整个书房的人低着头大气不敢出,谁都能感觉到老爷子这次动了真怒。

只有梅长苏仿佛置身事外,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萧景宣挨了这么一下,连忙捡起一份文件看了一眼,立刻心惊胆战,脸色如土。


“要不是你在警察面前为这个张晋强出头,人家怎么能查出你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多亏景桓想得周全,事先给高局长先打了招呼,不然事情捅出去,我的脸要往哪里放?啊?!”


萧景桓适时开口:“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别气坏了身子。二哥,还不快给老爷子赔罪?”


看着景桓眼底的嘲弄之色,萧景宣这才反应过来,张晋刚死,警方根本不会因为一件凶杀案这么快调查出如此隐蔽的联络记录,明明是萧景桓趁自己销毁之前先把它查了出来。他知道张晋的关系网里牵扯的官员众多,萧景桓不敢轻易公布,但却能大摇大摆地带着自己的斑斑劣迹去找老爷子,毫无防备地捅他一刀。想到这里,萧景宣真是把这个五弟恨出血了。但再怎么愤恨,他也不敢辩白半句。


叱骂了一顿后,萧选缓了口气,问道:“越云呢?还没醒吗?”

高管家忙道:“越夫人还睡着呢。”

“你们这对母子!没一个让我省心的!”萧选敲着桌子,仍是怒不可遏,“明明年纪最长,还这么不懂事,真会给我长脸!”他考虑了一会,最后决定说:“今年你不是打算转成正厅吗?先别转了,踏踏实实干两年给上面表现出好态度,懂了吗?”

萧景桓心中暗喜,萧景宣则像生吃了个苦瓜,委屈万分地答应了。


萧选赶他去祠堂跪着反省,等到无关人等都退下了,他才疲惫地靠在椅子上,缓缓开口:“霓凰,今天的事是越云对不起你,我代她向你道歉。”

能让身居高位、习惯了发号施令的人说出这番话已是不易,霓凰也明白这是他不想再追究下去的信号,毕竟无论越云还是萧景宣的身份摆在那里,真的被起诉判刑就是打老爷子的脸,谁都知道不可能。只好让步:“长辈的心意我明白,我希望您不要再为我安排相亲了。”

萧选面沉如水地点点头,看到站在一旁的萧景琰,吩咐道:“晚饭之后,就跟景琰回去吧。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这次能让萧景宣栽这么大一个跟头,全靠长苏的精妙算计,实在让我开眼界。”

“五哥客气了。”梅长苏颔首,萧家后花园的夜风吹得实在他有点冷。

“谁能想到越云胆子这么大,连违禁药都敢用,做出这么丢人的事,老爷子估计要冷落她一阵子了。”

梅长苏不紧不慢道:“我想提醒五哥,现在的情形还远不到可以高枕无忧的地步,别忘了,谢玉在一天,萧景宣的地位就不会轻易撼动。”

“你说的有理……”萧景桓点点头,“能跟长苏这样的聪明人合作,就是痛快。”说着抽出一支烟,“这个牌子抽得惯吗?”

梅长苏接过来,开玩笑说:“贵的都抽得惯。”

萧景桓哈哈一笑翻开打火机,梅长苏低下去点烟,两人的距离一瞬间拉的很近,近的萧景桓可以看清他的睫毛。


梅长苏眉目精致,肤若脂玉,挑不出一点瑕疵,看的萧景桓竟有些心猿意马。突然一阵低沉的咳嗽声传来,萧景琰正面色不善地向这里走来。

他晚饭后不见梅长苏身影,不经意朝花园一望却看到他五哥和名义上的伴侣姿态亲密的画面,萧景琰莫名觉得极不舒服,下意识地就过去问道:“五哥和长苏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语气中掺杂着诘问和火药味。

萧景桓颇感尴尬,梅长苏向他一瞥,扬起一抹羞涩的微笑:“我家教严,让五哥见笑了。景琰,咱们走吧。”


目送二人并肩离去的萧景桓唇边的微笑褪尽,眸色越发深沉起来。

 

2017-05-18
评论(24)
热度(130)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