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不社交。还没弃。
谢谢每一个关注。

【靖苏】眼见为实(终)

靖苏目录

眼见为实我终于写完了!前文都做了修订 走这里

     

(还是再警告一下 这文的“本质”和“初衷”就是一黄暴的、内含某些雷梗的带球普雷pwp,觉得不适请点x)。

【掀键盘】看你们以后还催什么!!!!


正文

上次的车尾


萧景琰在一阵舒适和温暖中醒来。


晨光犹如一张温和朦胧的轻纱,罩在他和怀中的心爱之人身上。那平日里裹的严严实实地禁欲之人,如今衣襟大开地躺在他臂弯,脸上带着睡熟的红晕,仙人般的端方和未退的情欲痕迹混在一起,恐怕最美的仙君也要自叹弗如。谁能知道他这副样子...

【靖苏】如梦(完)

靖苏目录


最近在追榜2 所以更新慢了 给大家送上一个短篇 是刀是糖 自由心证……

依旧OOC预警


如梦


大年初五,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金陵城。家家户户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街头巷尾炮竹声不绝,处处可见稚童奔跑欢呼,忙着打雪仗的身影。


言豫津一下软轿就急急地往穆王府里冲,连声叫着:“小王爷!小王爷!……哎呀你别拦我,我找你们王爷有急事!”


几个守门的亲兵一脸无奈:“言公子,我们王爷还没回府呢。“


刚要进门的言豫津收回脚:“什么?这个时辰还没回来?大过年的,他干什么去了?”


亲兵答道:“属下们也不知道,应该是去拜访...

【靖苏】七年之痒(下)

*还没完结

*本文不虐


接下来,萧景琰一个月都没去长林殿。


梅长苏竟也没有来找他,两人之间维持着越发诡秘的沉默。不同于争吵后的冷战,横在两人当中的是一层穿不透的隔膜,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萧景琰想,这不是七年之痒可以解释通了的吧?


他甚至有点开始怕看到梅长苏,怕看到那张昔日生动明亮,如今却如人偶般精致、只会对他点头微笑的脸。本来被他惯出点脾气的梅郎,似乎又把自己缩回了千年寒冰的壳子里。萧景琰隐约觉得如果他试图把话说开,会听到譬如“景琰你别开玩笑了,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样不痛不痒的回答。


这更让萧景琰害怕。他本来觉得,帝王之路再怎么孤独,至少会有小殊陪在他左右。...

【靖苏】七年之痒(中)

闲聊:

上上周po主去搞了一个大事情,去ktv庆功的时候为了看凯凯的盛世美颜点了一首赤血长殷,放的剧情版mv成功让身边的钢铁直男吐槽道:真基啊…

以及麻麻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在重温榜砸,我凑近一看,居然还开着弹幕……我默默走开了,瑟瑟发抖.gif


上点这里


中 

萧景琰昨晚没有和梅长苏解释清楚,还梗着脾气和他较劲,搞得自己一夜没有睡着,一会担心他染了风寒,一会担心他会思虑过多平白伤神。他常怪自己没有把长苏养好,还老让他操心,他有时候觉得长苏比自己这个皇帝操心的事情都要多。

今天一早他挂着黑眼圈起来,心里已经后悔了,不知道要怎么把人哄回来,唉,早知道这

【靖苏】眼见为实(下)


日头微偏,一道道明亮的光线倾泄在宫城的琉璃瓦上,折射出细碎的光点。


“殿下,您慢着点……”


梅长苏一路气鼓鼓地往武英殿走,后面的宫女一路小跑着,心里连连叫着祖宗。


“殿下,您要当心小皇子……”或者是小公主啊……


正值午后,正是贵人们歇午觉的时候,故而皇宫大内都是静悄悄的,梅长苏过了一道又一道门,快到武英殿的书房了,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嘭——”地一声巨响。


“这都是什么事情?沈卿……”


那声音低沉而威严,一听就是萧景琰的。不过距离有些远,听不清楚。


梅长苏走

【靖苏】七年之痒(上)

Po主消失了这么久,有咩有想我呀哈哈哈哈哈(并没有好吗

送给大家一块小甜饼,之前的坑还有新脑洞我会努力填的。

(然后刚才我看了一下 原来被和谐的不止致命ID那些,po主试试看能不能找回来,找不回来也没关系。下次更新的时候会附上AO3的全部存档…lofter说和谐就和谐 真可怕😂)


· 一个发生在两人成婚、也是景琰登基七年后的小故事

· 一贯的OOC……等警告


————————————————————————


萧景琰是个好皇帝。


这一点放之四海皆准,就算是最苛刻的史官也不能不同意。


他登基七...

【靖苏】眼见为实(中)



深夜的养居殿几乎悄无声息,外间重重宫灯尽数被侍从吹熄,只余厚重帷帐低垂的龙榻露出些微昏黄光线。而帐幕里头,只有一抹裹着素色中衣的清瘦身躯安静端坐着,发髻松松绾起,毯下的小腹已起了微妙的弧度变化。


大梁的皇后正在翻阅一本泛黄的竹简,细长的手指不时在上面轻轻圈点。如豆灯火倏忽跳动,在他眼睫下投出一小片阴影,映衬着墨发雪肤的侧颜,使得整个人带上一种特别的柔和与安静,丝毫不见往日号令千军的锐利气势。


萧景琰走近时,就见到这副情景,他默然不语地在梅长苏身旁站了一会,见他神色专注并未察觉,便开始不紧不慢地解开内袍衣带。榻上的人还在眯起眼睛...

【靖苏】眼见为实(上)

午觉梦到一个很萌的梗 醒了就想把它写出来 然而写着写着就开始黄暴了……

带球 吃醋play⬅️警告警告 ABO 伪三角(?)

大梁皇城,宫阙深深,夕阳的余晖还未收尽,东边一弯新月已悄然升起。是时人声寂然,鸟兽不语,唯有风声簌簌,不知停歇。


“啊……”


眼看棋局胜负已定,梅长苏细长的手指摩挲着手里象牙的白子,暗自叹息。


“莫不是又输了吧……”


他面上依然装作云淡风轻、气定神闲之态,拿眼角瞥了对面年轻的帝王一眼。


对方等他落子的空当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兵书。


梅长苏一边注意他...

【靖苏】章台柳(完)

→小殊是深爱着琰琰的|景禹哥哥的林贵妃梗←

这真是一篇pwp相信我


靖王萧景琰在接到陛下要他回京述职、一定要赶上这次中秋家宴的旨意时,神情一如既往地冷静。


这种冷静在别人看来没什么,当今圣上是将他一手带大的皇长子萧景禹,两兄弟虽不是一母所出但亲如手足,按陛下的意思是很想留他在京城做个富贵王爷的,可他执意远离朝局去往边关驻守征战,一走就是十二年。

边境这些年的风沙不光磨砺了他的筋骨,应该让他的心也变得粗糙冷硬,以至于想到家宴上不可避免地会见到那个人时竟泛不起分毫波澜,那个明亮耀眼、永远高傲飞扬的少年将军,他本来还以为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但记忆深处那双眼眸,依然灿若...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