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靖苏】是狐亦非仙(二)

点梗文 地方官青天老爷萧景琰x九尾狐梅长苏

梅长苏变成狐狸没有那么聪明,萧景琰变成县官没有那么耿直

欢脱喜剧风 一向的OOC

上一话 


“老爷老爷,快醒醒!”列战英像一阵风似的冲进来。

“着火了?哪里着火了?”萧景琰立刻从床上弹起来。

“不是啊大人,又有人递状子了!”列战英激动地说。

“什么?”萧景琰大概当机了两秒钟,然后虎躯一震:“你是说……有人来报官了?”

列战英点头如捣蒜:“可不是吗,原告被告都来了,在门口堵着呢。”

在任一个月接到的状子屈指可数,可总算没被人忘记他这个父母官!萧景琰摩拳擦掌无比振奋地向外走去,来吧来吧,无论是枯井女尸还是密室杀人无论是豪门恩怨还是江湖情仇,他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

“老爷先等等,您还没更衣!”


醒木“啪!”地一拍,两排差役威势逼人地敲打着水火棍,萧景琰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衣着华贵的夫人头就磕到地上:“大人可要为草民做主啊!”

经典的开场白,萧景琰也回道:“你不必惊慌,有什么冤情尽管说吧。”

那夫人跪坐在地,一手掏出丝绢拭还没流下的泪,一边哭哭啼啼地说:“草民乃琅琊王氏,十六岁嫁给同是本地的钱万三,从此起早贪黑日夜劳作不顾辛劳相夫教子勤勤恳恳…(省略一万字)…,可他!”那芊芊玉指一横,“竟然要休了我!”

“我就是要休了你……!”被指的男人有些瑟缩,一看就是长期惧内之人,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你好吃懒做,嫁过来从来没做过一件正事!每天不是看戏就是逛展!胭脂水粉倒也罢了,动不动还要全套狐仙大人的周边!你就是个悍妇!”

“你说什么?”那夫人又惊又怒,颤巍巍站起来,话都说不匀了,“你!你敢骂我!我!我打死你!”

“本官以为……”萧景琰刚要说话就被她打断:“你别说话!看我今天怎么削你!”就看一个庞大的身躯扑了过去,堂下两人撕打成一团。


又是这种事,萧景琰简直没眼看,这琅琊城其他事没有,这内闱风波倒是一桩接一桩,罢了罢了。他挥手示意衙役分开惨不忍睹的两人,说了些安抚的话就退堂了,打算去书房看看书,赏赏梅,惦记惦记他的狐仙,一个小童却突然拦住他的去路,递给他一封信。萧景琰一看上面有:“琅琊县丞亲启”几个字,字迹端正秀丽,角落还有一朵梅花印。他点点头,放那小童去做事,然后又想起来叫住他:“问你件事。”

小童回头看他,一脸疑惑。

他扬起手里的信封:“你在何处收到此信的?”

“后院,梅花。”

“你是说在后院那棵梅花树下捡到的?”

小童摇摇头,又用力点点头,

“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你什么时候来的?”萧景琰问。

小童想了一会,似是觉得答不出,露出很懊恼的表情。然后迅速跑走了。

真是奇怪,萧景琰摇摇头。拆了那信,里面也只有一句话:午后一刻城外佛陀里来见。


梅长苏端坐在佛陀里的亭子里,他穿着月白长衫风雅温润,披一件狐裘超凡出尘,但不得不说还是挺热的,热的有点坐立难安,担心萧景琰会不会来。

一只褐毛的小狐狸几步跑来,跳到他怀里,他摸摸小狐狸的头,问道:“信可送到了?”

小狐狸趴在他膝盖上点点头,一脸的不开心。

“我们飞流最乖了。”梅长苏将它轻轻翻过来,挠挠它的肚皮,舒服的小狐狸叫出声(你猜狐狸怎么叫的)。


萧景琰赶到时正看到这一人一狐,或是一大狐一小狐相处的温情场景,他忍不住勾起嘴角,停了好久才上前作揖:“在下萧景琰,拜会琅琊狐仙。”。

梅长苏原本侧身对着他,听到声音心里一颤,但十分淡定地把飞流抱下,放他去晒太阳,才定定神站起身面向他,两手相叠行了个标标准准的人类礼节:“苏某有礼。”


其实之前关于狐仙的模样他已听过多个版本,那些声称自己见过本尊的芳心少女描述的绘声绘色,无不是身高八尺,容貌俊逸,朗月清风,惊为天人,貌比潘安,气死宋玉等等,可他看到梅长苏面目的那一刻,突然觉得这些词统统加起来再乘十都远远不及,霎那间他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如果他多活一千多年就知道那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崩塌外加宇宙大爆炸后重启的声音。


梅长苏冷眼看着愣在当场的萧景琰,保持着一贯高冷的表情,心想这么快就被我吓着了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萧景琰终于读条完毕:“梅长苏的苏,原来是苏兄。”

梅长苏:“……”

良久他顿了顿说:“你既识我真身,我自当为你解疑。大人请坐。”

“叫什么大人这么客气,就叫我景琰吧。”萧景琰在亭中刚刚坐下,梅长苏眸光一闪,原本空荡荡的石桌立刻出现茶壶一把,茶杯两盏,还有几盘荔枝青梅。

“没有好酒,只能奉茶,还望萧兄不要嫌弃。”梅长苏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如你所见,我并非仙人下凡,只是修炼了十几年的狐妖。”他徐徐说,边为两人斟茶。

“原来如此,苏兄道法玄妙,不知师承何人?”萧景琰并不害怕,听起来只十分好奇。

“萧兄此状,倒与历任县令有所不同,还记得前前任,就是被我吓病的。”

“我不是贪官,是好官,好官怎么会轻易被吓到。”萧景琰一本正经。


“一介白衣,靠琅琊山日月灵气滋养修炼,小小法术不值一提。”梅长苏说的十分平静,心里却有几分得意。琅琊山是千古龙脉,地灵人杰是大梁重点旅游单位不说,更汇聚世间精华孕育灵物,灵器、灵兽层出不穷,连路边的野花、狗尾巴草都沾着仙气。可其中具备灵识的就少有了,修炼到人形的更是凤毛麟角,能到他这一层的除了上古神明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蔺晨总叨叨你这狐妖仗着天赋异禀吸走了琅琊山一半的仙气儿,太没良心了。

“其实天下不止琅琊一处灵地,不知苏兄可去过其他地方修道?”

梅长苏摇摇头:“我是离不了琅琊山的。”

“这是为何?”

“当然是为了这里的百姓。再者我从出世之日就在山中,对其他地方倒没有太多兴趣。”

“是我唐突了。”萧景琰心里一沉。


他们长谈至晚放归,告别前萧景琰突然问他:“苏兄是住在衙门里那棵梅花树下吗?”

梅长苏内心一阵脸红,面上却说:“有什么不妥吗?”

“不不,只是……若苏兄愿意,我差人收拾一间院落出来你也好住下。”

“谢谢,不必。”梅长苏从牙缝里说,夜里阴气盛维持不了长时间人形的话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列战英赶着牛车送他老爷回县衙,萧景琰想着梅长苏是不是念个幻影异形之类的眨眼间就回去了。列战英问他狐仙大人是不是妖,在府上作祟的又是不是他,萧景琰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他松了一口气:“既然狐妖之事已经查明。就把他驱走就好了”

萧景琰回斥:“万物有灵,他护佑一方百姓已有三五载,怎能说驱就驱?”

“那……老爷你是什么意思?”

“先和他住一起吧”

“……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妖物啊!老爷你还记得出来是干嘛的吗?”

“我既然做了这个青天大老爷,管辖范围内的事自然不能置之不理。你不用多说了。”

列战英词穷了,这个逻辑怎么看上去无懈可击呢,奇哉怪哉。


阳春三月,绝胜烟柳,杏花春暖琅琊。萧景琰只身一人往郊外踏青,可惜天公不作美,前一刻还阳光明媚,突然又阴风怒号,天迅速阴下来。

萧景琰不由称奇,走了几步看到前面一间破庙,便先进去躲风了。

庙内阴冷,萧景琰捡了些枯枝烧起火堆。他环顾四周,异常的狂风,恰巧出现的破庙,再有个绝色女子就符合聊斋志异的全部套路了。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似的,一串细碎的脚步声在萧景琰背后响起。萧景琰回头一看,那女子差点被吓的后退两步。

“姑娘莫怕,在下是当地的县令。偶遇狂风进来躲躲,姑娘不介意吧?”

“瞧大人说的,”甫一开口萧景琰就被那甜腻的嗓音惊的肝颤,“这庙又不是我的,自然是要为过路旅人遮风挡雨,倒是小女子唐突了。”说完便坐到一边的柱子下,偏巧她又只着单衣,冻得瑟瑟发抖。

萧景琰暗自叹了口气,对她招招手:“姑娘若不嫌弃,来火堆这取暖吧。”

 

那女子似有迟疑,但萧景琰态度坚决,才轻踩莲步,挪到他身边。

“你一个小女子,怎么会独自在这破庙中?”

她勾魂一笑:“大人不也不带仆从,孤身来到破庙了吗?”

“我是不得已,出来查案的。”

“哦?”那女子似是很有兴趣,往萧景琰身上贴近了几分,“琅琊城有什么案子要大人查呀?”

“都是家长里短之事,有不少妇人前来状告自己原本恩爱的夫君突然要休了他们。”

“这可奇了。”

“是啊,我顺着线索往下查,竟发现这些人的丈夫都来过这间破庙。我料想,这里定是有妖孽作祟。”他转头一笑,眼神清明,“你说呢?”


那女人头深深低下去,再抬起时瞳仁已成一道金黄细线:“萧大人,我本无意招惹你,今日你既主动来寻死,我不得不成全!”

她正欲出招,一只玉笛隔空飞来,逼得她后退几步。她以为是萧景琰的偷袭,咬牙切齿地看向他,却见他也一脸迷茫。


“我追查数月,不曾想大婶你躲到这野外破庙里了。”

“你叫谁大婶?”那妖精衣衫暴起,现出经典葬爱杀马特造型,萧景琰简直不忍直视地转开头。


她怒道:“梅长苏,就你多管闲事!”

再睁开眼时梅长苏的不染纤尘的背影正在眼前,萧景琰懊悔错过了他的出场姿势。


那人手握刚才的玉笛,气定神闲:“我一向多管闲事惯了,你有意见吗?”

“哼,”女人媚眼一吊,“都是狐狸,何必装腔作势。”


“……景琰,你先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叫自己名字,萧景琰浑身一震,真想立即答应他的所有要求,可是他并不放心梅长苏可以毫发无损的收拾这个狐妖。


不过梅长苏显然也没给他考虑的时间,掌风一送萧景琰就感到身体轻飘飘腾跃而起,在彻底脱离梅长苏的范围前他留了个心眼,种下一枚平安种,紧接着萧景琰就不情不愿地出画了。


下一话


评论(19)
热度(96)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