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的游乐场

娱乐至死

昭明长乐天(序)

序章 说书人


这场雨已经无休无止地下了三个月了。


他在泥泞的山谷里挣扎着前进,冻得瑟瑟发抖,不时划过夜幕的闪电照出他苍白的脸色和四周鬼魅般的枯木。暴雨带来的洪水已经淹没了每一寸土地,雨势仍没有丝毫减小之意,他疲惫不堪,感觉视线一阵阵模糊,最糟糕的是密集的碗大雨点打到脸上,令他几乎无法呼吸。


“该死的……”他低声咒骂,抱紧了手里的包袱。上一个严寒纪已经过去十年,这十年间这个世界享受着规律的日升日落,两个太阳的红色阳光是那样温暖,毫不偏袒地滋养万物,到处生机勃勃。他希望这场雨不是这种好日子的终结,他还暂时不想离开这个世界。


但是眼下他无法担心这么远,因为再不找到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他就要精疲力竭地淹死在暴雨中了,死相一定难看。他环顾了一下,勉强爬上一个高一点的土坡,在下次闪电来临的时候,费力地向下望去。


“啊!……”原来雨帘淹没的大地上还有一处火光。


他连滚带爬地跑下山,等到找到那处亮光时已经跌了好几个跟头,粗布外袍被撕破几道口子。但他还是坚持蹒跚地走到那扇门——一桩木头屋的门前,从门缝和窗子里透出的火光是他的全部希望。他抬手敲门,祈祷着屋内能至少有口热水喝……


门被吱呀一声拉开,一个虎背熊腰、身着皮袄的大汉出现在门前,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有何贵干?”他说。


“我……”他刚想开口,便听到屋内碟杯碰撞、酩酊交谈的人声,和阵阵美酒肉食的香气,那温暖的光来自熊熊燃烧的火炉。这栋简陋的木屋奇迹般将屋内屋外两个世界隔开了,“敢问这里是?”他眨眨眼睛地问。


“酒馆。”大汉简要回答。


他点点头:“我能讨杯酒喝吗?”


大汉问:“你的包袱里面是什么?”


他抱紧了包袱说:“谋生的什子罢了。”


大汉再次打量了他一阵,才侧过庞大如小山般的身躯,让他进去。


酒馆里的人都抬头注目着他,他也回以同样的目光,里面果然喧攘热闹,人声鼎沸,各色人物齐聚,他看到有长裙红唇的舞女,身佩弯刀的雇佣兵,有披着斗篷、眼神阴鸷的巫师,森林猎人和魔法师,有身背武士刀的黑发女战士,他啊了一声,找了张空椅子坐下,尽量不动声色地说:“一壶烧酒。”


大汉拎着酒走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有钱吗?”


他沉默,决定实话实说:“一个铜板都没有。”


“那你不能留在这,这是做生意的地方,不是收容所。”大汉声如洪钟,手敲着桌子。


“好吧好吧……”他嘀咕道,这个世界明明位于繁忙的航线上,却一贯的冷漠,“那 ,让我休息一下,等雨停了再走罢。”


“流浪人,”一个乞丐模样的人嘻嘻哈哈地凑过来,“你若讲个故事给大家听,我就给你买壶酒。”


他忍不住想,可你有钱吗?那乞丐忧伤的叹息道:“我们已经太久没听过故事了,除非你把故事讲完,不然就不要离开。”


酒馆里的人都停下看他。



“好吧……”他妥协地说,从贴身包袱里拿出一把折扇,一块醒木。


“你是个说书人?”有人惊讶地问。


他不情愿地点头,把醒木扣在桌上,慢吞吞说道:“那我就给你们将一个来自古老东方的故事吧……”




评论(2)
热度(15)

© 巴赫的游乐场 | Powered by LOFTER